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全省法院刑事审判工作情况的报告

文章来源: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1日 15:59:54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2018年 9月19日在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上)

  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 韩德洋

省人大常委会:

  根据本次会议安排,我代表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报告2014年以来全省法院开展刑事审判工作情况,请予审议。

  一、基本情况

  2013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六刑会”以后,全省法院刑事审判人员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紧紧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在坚持依法治国、维护社会稳定、促进国家长治久安的大局中,加强和改进刑事审判工作,各项工作不断取得新进展:一是刑事审判质效不断提升。2014年至今年6月,全省法院共受理各类刑事案件157247件、审结153602件,同比分别上升24.04%和24.39%。二是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依法审理了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公民人身安全及重大财产安全的刑事犯罪案件,判处五年以上刑罚共17437人。三是依法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今年1至6月,共受理涉黑案件--13件138人、涉恶案件10件79人,审结涉黑案件8件79人、涉恶案件5件20人。四是严惩重大职务犯罪。依法审结了省(部)级职务犯罪案件2件2人、厅(局)级职务犯罪案件36件37人。五是坚决纠正冤错案件。依法纠正了高如举、谢石勇抢劫、盗窃等数起重大冤错案件。六是刑事审判信息化建设不断加强。全省法院积极搭建“公、检、法、司”跨部门大数据办案平台及审判信息公开平台,充分发挥信息化的“助手”“管家”“共融共享”作用。七是刑事审判工作规范化建设不断强化。省法院制定下发或与相关司法机关会签下发了《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关于常见犯罪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实施细则》《刑事案件基本证据要求》等文件10余份,指导、规范刑事审判工作。八是刑事审判队伍建设得到了一定加强。截止今年6月,全省法院共有刑事审判人员592人,占法院干警总数的6.66%,其中员额制法官326人,占员额制法官总数的10.65%;博士研究生2人,硕士研究生77人,本科490人。2016年以来,省法院刑三庭等三个集体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先进集体”,省法院李钰等五位刑事法官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法院先进个人”荣誉称号,碧江区法院刑事法官赖桑被人社部授予“全国模范法官”荣誉称号,大方县法院刑事法官郑志斌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法院办案标兵”。

  二、主要做法

  (一)依法打击严重刑事犯罪,维护社会稳定。一是依法严惩危害国家安全、暴恐、杀人、抢劫、绑架、拐卖妇女儿童、黑恶势力、涉毒等严重刑事犯罪。审结了造成6死35伤的金阳公交车纵火案、造成15死18伤的凯里赌场爆炸案、徐起飞等62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陈良付等53人恶势力杀害卧底警察案、某农村小学教师黎毅性侵在校小学生13人的强奸案等一批重大刑事案件,有效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二是依法惩治非法集资、电信诈骗、传销等涉众型经济犯罪以及与民生密切相关的危害食品药品安全、制假贩假等犯罪。审结了黔南州涉案金额达1.17亿元的“12·29”特大电信诈骗系列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额达6.75亿元的“汇信行”非法集资系列案、销售涉案“地沟油”达28吨的被告人游思伍、王世贵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等案件,有力地震慑了犯罪分子。三是依法惩处贪污贿赂等职务犯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和省委关于反腐败工作的部署和要求,依法审结了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四川省政府原副省长李成云等省(部)级干部职务犯罪案;审结了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程孟仁、安顺市原市长王术君、黔南州政协原主席高金林、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何浩明等37名厅(局)级干部职务犯罪案,并判处了普定县委原书记张勇等262名县(处)级干部,以及其他--4076名职务犯罪分子,有力地推动了全省反腐败工作的开展,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和省委的充分肯定。

  此外,省法院出台了《关于为全省脱贫攻坚提供司法保障和服务的意见》,要求全省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依法严厉打击脱贫攻坚过程中出现的职务犯罪,特别是在产业扶贫、“组组通”为重点的基础设施建设、易地扶贫搬迁和教育医疗住房“三保障”的脱贫攻坚四场硬仗过程中发生的贪污腐败犯罪,惠农扶贫资金审核、管理、发放过程中发生的贪污贿赂、挪用扶贫款物、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等犯罪,因严重不作为、玩忽职守而导致扶贫资金被骗取、套取、挥霍等犯罪,以及依法严惩危害贫困群众人身财产安全的刑事犯罪。2016年至今年6月,依法审理了涉脱贫职务犯罪案件127件;危害贫困群众人身财产安全的刑事犯罪案件545件。省委主要领导对省法院为脱贫攻坚工作提供司法保障给予了批示肯定。

  (二)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坚持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有机统一。一是对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的被告人,依法给予从轻、减轻处罚。同时,对犯罪动机、犯罪目的、犯罪前的一贯表现、犯罪手段、犯罪后的态度等酌定情节在量刑上也给予充分的考虑。二是对认罪认罚的轻微犯罪人依法从宽,适用管制、单处罚金、缓刑等非监禁刑或者免予刑事处罚。2014年以来,共适用非监禁刑、免予刑事处罚--39634人,占刑事处罚人数的24.98%。三是在审理共同犯罪案件时,注意区分各被告人的作用地位,分清主犯与从犯、胁从犯,并在量刑上予以充分体现。四是省法院去年和今年先后与省司法厅联合下发了《关于在刑事审判中加强律师辩护工作的意见》《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实施办法(试行)》,积极推进律师辩护制度全覆盖,努力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五是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明标准认定案件事实、采信证据,对不构成犯罪或者证据不足的,依法宣告无罪,切实加强对人权的司法保障。近年来,依法纠正和妥善处理了杨明故意杀人案、项廷武抢劫、故意杀人案、张绍福、张绍军故意杀人案、张光祥抢劫案等一批重大冤错案件。

  (三)严把死刑案件“事实关、证据关、刑事政策关”,不断提升死刑案件质量。死刑案件审判是一项“高精尖”工作,也是一项“错不起”的工作。全省法院始终坚决守住案件质量这一根本底线。一是严格控制、慎重适用死刑。坚持党和国家“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的基本政策,对可杀可不杀的,坚决不杀,减少社会对立面,促进社会和谐。2014年以来,省法院受理的死刑二审(复核)案件数量和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案件数量都有较大幅度的下降。二是坚持最严证明标准。始终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执行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死刑案件标准。对事实或证据存在问题,依法不应判处死刑的,坚决不予适用死刑,确保死刑案件“零差错”。如遵义中院审理的陶雪故意杀人案。被害人家属强烈要求判处陶雪死刑,而遵义中院经审理认为,认定陶雪犯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并当庭释放(一年后,该案真凶出现),避免了一起冤案的发生。三是加强死刑案件的研判指导。省法院坚持每年对最高人民法院发回、改判的死刑案件逐一认真分析总结,准确把握最高人民法院对死刑案件的证据标准、政策要求。同时,通过死刑案件质量通报、业务指导等方式加强对下级法院的指导和监督,统一死刑适用尺度,最大限度地确保死刑准确适用。四是规范死刑案件办理程序。通过建章立制,不断建立健全死刑案件庭前准备、开庭审理、庭后合议、庭长列席等工作机制,确保死刑案件一审、二审、复核工作更加规范。近年来,死刑案件审判质量和效率不断提升,省法院的死刑核准率高于全国法院平均死刑核准率,2017年达到了--100%,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褒奖。

  (四)深化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着力推进庭审实质化进程。全省法院积极推进庭审实质化,推动形成诉讼以审判为中心、审判以庭审为中心、庭审以证据为中心的刑事诉讼新格局。一是强化庭审工作。2017年,省法院制定下发了《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并结合最高人民法院试行的“三项规程”,在安顺中院、黔南中院及清镇市法院等九个中、基层法院开展改革试点。通过规范庭前会议、庭审程序、排除非法证据程序,确保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定罪量刑辩论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于法庭。二是强化“三率”工作。通过建立数据通报制度,将刑事案件的“当庭宣判”“律师辩护”“证人、鉴定人出庭”数据上报省法院,省法院汇总后向全省法院进行通报,努力提高证人出庭率、律师辩护率、当庭宣判率。今年1至6月,各市、州法院刑事案件律师辩护率提高到30.56%,当庭宣判率提高到--59.8%,普通程序证人、鉴定人出庭率提高到1.66%,同比分别上升了10.06、11.4、0.36个百分点。三是强化证据核心作用。2016年4月,省法院与省检察院、省公安厅联合出台《刑事案件基本证据要求》,对刑事案件的通用基本证据要求加以规范,并对常见案件提出个别化的证据要求,给一线办案人员提供明晰的证据指引,促进公、检、法三机关一体遵循证据裁判原则的基本要求,减少事实、证据问题上的认识分歧,促进司法公正;今年上半年,省法院成立了“常见刑事犯罪证据标准指引全覆盖”起草专班,抽调全省20名刑事审判骨干,对全省15类常见刑事犯罪(占全部刑事案件的85%)证据标准指引进行起草、编撰,已完成文字稿的起草工作,并已送公安、检察机关进行会签,且按照“标签化、可识别、便抓取”的原则模块化,形成数据版,力争年内上线测试。

  (五)坚持以专项工作为抓手,带动刑事审判水平的整体提升。一是积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根据中央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统一部署,省法院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2018年省法院“128”重点工作之一,制定下发了《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方案》《关于开展涉黑涉恶案件督办工作意见》等文件,召开了全省法院动员部署会和专项工作培训会,并成立了省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全力以赴、扎实开展专项斗争工作的联络、协调、指导、督查,以及涉黑涉恶案件台账的日常管理、数据收集、信息报送工作。今年1至6月,依法受理和审结了一批涉黑涉恶案件,并对全省九个市、州法院及--遵义市、铜仁市的6个县(区)、7个市直部门、12个乡(镇、街道办)、18个县(区)直属部门的扫黑除恶工作开展了督导检查,走访群众300余人。二是积极开展涉枪涉爆专项行动。根据中央决定在全国开展为期两年(2017年12月至2019年12月)的打击整治枪支爆炸物品违法犯罪专项行动要求,省法院制定下发了《关于打击整治枪支爆炸物品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工作方案》,并召开了全省法院专项行动工作推进会,督促各中、基层法院明确专人负责、制定相关工作方案。同时,完善了全省打击整治枪支爆炸物品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工作信息报送制度,并及时转发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典型案例,督促各中院组织辖区法院认真学习。三是积极开展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等相关专项工作。近年来,我省涉众型金融犯罪增长迅速,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增幅明显,且普遍涉案金额巨大、人数众多、案情复杂、维稳压力较大。省法院在指导相关法院审理和执行好较有代表性的案件如“汇信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系列案、贵阳万隆委托寄卖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等案件的同时,积极与省处非办保持紧密联系,确保取得较好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截止今年6月,共报送非法集资案件相关报告70余份、统计报表200余份,下发非法集资案件审判、执行工作的有关通知10余份。

  (六)推进“制度改革与科技运用”深度融合,提升刑事审判的现代化水平。一是组建专门的研发力量。省法院组织由刑事审判、信息技术和网络开发骨干成员参加的研发团队,对刑事审判智能辅助、刑事案件繁简分流、贵州常见刑事犯罪证据标准指引全覆盖等进行探索,为大数据在刑事审判中的应用积累经验。二是加快基本证据指引建模工作。省法院在加快制定基本证据标准指引的基础上,借助协同办案平台,将基本证据要求模块化,形成数据化的办案系统,充分发挥证据指引的“筛子”和冤错案件的“镜子”作用,从源头上防止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违反法定程序的案件进入审判程序,有效避免“起点错、跟着错、错到底”的现象发生。现已完成《故意杀人案件证据标准指引》的数据建模工作,并拟在中、高级法院试运行。三是配合省政法委推动跨部门大数据办案平台建设。省法院选取了实践中多发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抢劫、盗窃、毒品等五类案件,联合公安、检察和司法机关,搭建数据信息互联共享平台,统一网络、数据和接口,开发政法协同办案系统,并在花溪等4个法院开展试点工作。四是推动刑事审判智能化。根据审判实践,将刑事案件分为普通程序案件、简易程序案件等类型,并根据相关案件的办理程序、文书格式,抓取相关要素,自动生成开庭公告、出庭通知书、送达回证、庭审笔录模板等相关法律文书。目前,该软件已基本开发完成,正在红花岗区法院上线试运行。

  (七)积极探索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不断提升刑事审判质效。一是配合劳教制度废止改革,探索轻罪速裁工作机制。省法院主动与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司法厅沟通,并于2015年3月下发了《关于指定轻刑快审改革试点法院的通知》,决定在云岩区法院等各市、州所在地的12个城区基层法院先行试点,建立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审理机制。同时,遵义县(现播州区)等4家基层法院主动请缨,成为“轻刑快审”改革试点法院。从2015年3月至12月,全省16家试点法院适用“轻刑快审”程序结案2947件,占试点法院同期刑事案件结案总数的25.19%;案件平均审理期限为7.45日,审判效率比原来提高一倍多;当庭宣判率达86.77%,超出同期全省一审案件当庭宣判率近三倍;息诉服判率达95.68%,比同期全省一审息诉服判率高出12.78%,为认罪认罚从宽改革作出了有益的探索。二是开展量刑规范化改革,细化量刑规范化工作。2014年,省法院制定下发了《关于贯彻最高人民法院〈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并举办专题培训班对全省中、基层法官进行培训;2017年,制定下发了《关于开展扩大量刑规范化范围试点的通知》,确保全省法院量刑规范化工作顺利开展。三是借助法官员额制改革,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近年来,通过法官员额制,不断深化刑事审判司法体制机制改革,进一步优化刑事员额法官队伍年龄、学历结构,优化重组审判组织架构,实行扁平化管理,努力实现“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运行机制。2017年,全省刑事员额法官年人均结案83.15件,比改革前的2016年增加了85%。

  全省法院在刑事审判工作中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和困难:一是现代刑事司法理念还没有完全树立起来。司法实践中,一些法院和法官重打击、轻保护,重实体、轻程序,证据裁判意识、人权保障意识不够,冤错案件发生的风险仍然存在。二是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任重道远。当前,制约该项改革的主要因素是证人出庭和律师辩护全覆盖问题。因历史、文化等原因,以及大多数证人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传统思想等因素影响,尤其是在庭审时,要面对相关当事人,有关证人更不愿意出庭作证。同时,由于律师资源有限、法律援助经费保障不足等因素,律师辩护全覆盖探索存在一定困难。三是统一裁判尺度任务较重。司法实务中,面临类案裁判标准不一、统一裁判尺度不够等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强调研指导工作。同时,由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和单独提起民事诉讼存在适用法律和赔偿范围不统一,同案不同判现象时有发生,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审判工作有待进一步改善。四是死刑案件一审质量仍有提升空间。由于一审死刑案件基数大,改判、发回仍占相当比例,“一审基础”的作用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办案质量仍需进一步提升。五是刑事审判存在重视程度不够的风险。虽然刑事案件(含死刑案件)只占贵州法院案件总数的5%左右,但影响力却高达95%,稍有不慎,甚至一个案件处理不当,就会惊天动地,然而刑事案件数量的下降、“分量”的变轻,可能导致部分法院和领导对刑事审判工作的不重视。六是刑事审判队伍建设有弱化的趋势。员额制改革后,刑事审判队伍整体素质有了一定提升,但因人员调整较大、骨干流失较多、绩效考核受挫等影响,刑事审判队伍“弱化”趋势显现。

  三、下一步工作打算

  全省法院将以奋发有为的精神,不断深化刑事审判工作改革,在更高层次上实现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相统一,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司法文明。

  (一)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提高政治站位,遵循刑事司法规律,树立正确的刑事司法理念,进一步提升对刑事审判工作重要性的认识。

  (二)坚持党的领导、人大监督原则,重大案件的审理要及时主动报告党委、适时选取专项工作报告同级人大常委会,争取党委、人大对刑事审判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三)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强化对涉枪涉爆等严重刑事犯罪的打击力度,准确把握好死刑政策,充分发挥刑事审判的“刀把子”作用,为全省的社会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四)加强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通过完善证人、侦查人员、鉴定人出庭等配套制度,积极探索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等措施,进一步推进庭审实质化。

  (五)增强调研意识,收集、整理、总结刑事审判实践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以及疑难复杂案件,特别是《监察法》《人民陪审员法》施行后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进行类案专题研究,并形成分析报告,指导审判工作,统一裁判尺度。

  (六)运用大数据、信息化等科技手段,探索数字法庭、数字法槌、智慧法院建设,辅助刑事法官办案,减轻办案负担,释放办案潜力。

  (七)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在保障主审法官、合议庭依法独立审判的同时,加强对审判权运行的监督制约,落实司法责任制,完善错案责任追究制度,确保刑事案件质量。

  (八)加强对刑事审判工作的组织领导,调优配强刑事审判力量,强化刑事审判人员的综合素质和业务培训,建立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高素质刑事审判队伍。

  附件

  有关用语说明

  1、六刑会:《报告》第1页提到的“六刑会”是指最高人民法院于2013年10月在北京召开的“第六次全国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一般每五年召开一次)。

  2、高如举、谢石勇抢劫、盗窃案:《报告》第2页提到的高如举、谢石勇抢劫、盗窃案是指被告人高如举、谢石勇因涉嫌于2004年1月26日抢劫杀害马某某和唐某某、同年1月盗窃三根水管,于2005年2月被一审法院判处死刑。省法院发回重审后,原审法院认定高如举、谢石勇犯抢劫罪、盗窃罪,判处无期徒刑,并被省法院予以维持。后抢劫罪真凶出现,2014年高如举的代理人向省法院提出申诉,省法院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并决定撤销原一、二审生效判决和裁定,发回原一审法院重新审判。一审法院审理期间,公诉机关以“被告人高如举、谢石勇犯抢劫罪、盗窃罪一案,因犯罪事实并非两名被告人所为”为由,对本案撤回起诉。

  3、“12·29”特大电信诈骗系列案:《报告》第3页提到的“12·29”特大电信诈骗系列案是指发生在黔南州涉案金额达1.17亿元、被告人近60人(其中8人系台湾人)的电信诈骗系列案。

  4、“汇信行”非法集资系列案:《报告》第3页提到的“汇信行”非法集资系列案是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6.75亿余元、造成实际损失4.6亿元、受害人近8000人的贵州省汇信行融资理财信息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汇信行”)非法集资案(相关数据根据生效判决统计)。全省各相关法院共审理涉“汇信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系列案件19件、涉案被告人29人。

  5、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报告》第3页提到的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是指被告人游思伍、王世贵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价格购进28吨、价值18万余元的“地沟油”,用小榨油等食用油勾兑增加香味后,销往贵州省内。游思伍、王世贵均被以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追究刑事责任。

  6、省委主要领导...批示肯定:《报告》第4页提到的“省委主要领导...批示肯定”是指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孙志刚同志于2018年6月12日批示:“省高院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决策部署,紧紧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充分发挥职能作用,为全省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和服务,取得了显著成效。望再接再厉,作出新的更大贡献。”省委副书记、省长谌贻琴于2018年4月2日批示:“省高院主动服务全省大局,为脱贫攻坚提供有力司法保障和法律服务,体现了敢担当善作为的精神,向你们致以敬意!”

  7、杨明故意杀人案:《报告》第5页提到的杨明故意杀人案是指被告人杨明因涉嫌于1995年1月 22日将王某某扼死,并将其尸体运至其住处附近的荷花塘下水道内隐藏,于1996年12月被一审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被省法院予以维持。原审被告人杨明及其母亲周某某不服,以杨明没有杀害王某某为由提出申诉。2015年4月,省法院决定再审本案。省法院经再审后认为,原判认定被害人王某某被害时间、被害地点及认定系杨明杀害王某某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定杨明故意杀人的事实及理由均不能成立,判决杨明无罪。

  8、项廷武抢劫、故意杀人案:《报告》第5页提到的项廷武抢劫、故意杀人案是指被告人项廷武因涉嫌于2004年1月17日抢劫杀害工友梁某某一家三口,被一审法院判处死刑。省法院四次发回重审,2014年6月经第五次审理认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项廷武无罪。

  9、张绍福、张绍军故意杀人案:《报告》第5页提到的张绍福、张绍军故意杀人案是指被告人张绍福、张绍军涉嫌于2002年12月杀害宁某某,被一审法院作出有罪判决。二被告人上诉后,省法院将该案发回重审。在一审法院重审拟判无罪期间,公诉机关于2014年5月撤回起诉。

  10、张光祥抢劫案:《报告》第5页提到的张光祥抢劫案是指被告人张光祥因涉嫌于1999年12月9日杀害许某后抢走现金1140元,于2007年6月被一审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省法院两次发回重审,2014年4月经第三次审理认为,认定张光祥犯抢劫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光祥无罪。

  11、陶雪故意杀人案:《报告》第5页提到的陶雪故意杀人案是遵义市中院宣告无罪的案件。公诉机关指控陶雪于2011年4月6日凌晨与冉某某在冉位于湄潭县的住房内居住时,因感情纠葛对冉产生怨恨,持刀将冉某某杀死。法院送达起诉书时陶雪翻供,称在侦查阶段所作有罪供述是因为遭受了刑讯逼供,并提供了遭受刑讯逼供的具体方式。法院经审理,发现陶雪在侦查机关虽有9次有罪供述,但供述前后不一,且与在案证据矛盾,不能排除合理怀疑。法院在面对被害人亲属情绪激烈的情况下,坚持证据裁判原则,依法认定指控陶雪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足,并宣告无罪。一年后,该案真凶出现(现真凶已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执行死刑)。

  12、三项规程:《报告》第6页提到的“三项规程”是指最高人民法院印发、自2018年1月1日起在全国试行的《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庭前会议规程(试行)》《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第一审普通程序法庭调查规程(试行)》《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规程(试行)》,简称“三项规程”。

  13、省法院“128”重点工作:《报告》第7页提到的省法院“128”重点工作是指2018年省法院的重点工作安排。“128”具体为:“1”即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人民为中心;“2”即努力提高司法为民、公正司法能力水平;“8”即司法为民大调研、岗位大练兵、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司法体制改革、智慧法院建设、环境资源审判、基本解决执行难、队伍党风廉政建设等八项重点工作。

  14、贵阳万隆委托寄卖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报告》第8页提到的贵阳万隆委托寄卖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是指贵阳万隆委托寄卖有限公司非法吸收资金142884.57万元、涉及借款人数5006人的非法集资案。

  15、认罪认罚从宽:《报告》第10页提到的“认罪认罚从宽”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于被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检察机关的量刑意见并签署具结书的案件,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16、量刑规范化:《报告》第10页提到的“量刑规范化”是指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常见犯罪量刑指导意见》,对常见的量刑情节和常用的罪名进行了量刑规范化规定,并于2017年进行了修订。量刑规范化使审判人员对量刑有章可循,审判由“估算”变为“精算”,降低了因量刑的随意性带来的量刑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对被告人犯罪次数较多的情形,量刑更加精准。如被告人李某某盗窃数额1700元,两年内盗窃三次,量刑起点为有期徒刑6个月,基准刑为6个月+3个月(两年内三次盗窃)=9个月,拟宣告刑为9个月×(1+5%有前科-5%自愿认罪-15%积极提供线索配合公安工作)=7个月,行使20%自由裁量权后得出宣告刑为有期徒刑6个月。

  17、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报告》第10页提到的“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是指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出台的《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提出把“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作为司法责任制改革的重要目标,明确改革审判权力运行机制,明确司法人员职责和权限、审判责任的认定和追究、加强法官的履职保障等内容,细化了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改革裁判文书签署机制。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