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贵州省不动产登记条例(草案)》

文章来源:人大论坛融媒体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8日 09:19:55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3月6日,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以视频会议形式在贵阳召开,会议听取了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关于《贵州省不动产登记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的说明。由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制定的《贵州省不动产登记条例(草案)》正式提请审议,迈出了贵州立法规范不动产登记管理的重要一步。

 

  《条例(草案)》共八章120条,分为总则、一般规定、登记程序、不动产权利登记、其他登记、不动产登记资料管理共享和查询、法律责任、附则八个部分。

  关于统一登记主体的规定,结合我省本轮机构改革后的实际情况,《条例(草案)》第五条规定“省人民政府自然资源主管部门负责指导、监督全省不动产登记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自然资源主管部门作为不动产登记机构,负责本行政区域内不动产登记工作。住房城乡建设、农业农村、林业、水利等主管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分工,协同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做好不动产登记的相关工作。”

  关于便民利民、深化放管服改革的内容,《条例(草案)》第八条规定了“跨县级行政区域的不动产登记,由所跨行政区域的县级人民政府不动产登记机构分别办理,也可以由所跨行政区域共同的上一级人民政府不动产登记机构办理。跨市、州行政区域的不动产登记,可以由省人民政府不动产登记机构办理。”

  《条例(草案)》对单方申请登记、合并申请登记,压缩办结时限,尊重申请人抵押意愿、促进物尽其用等有关方面进行了规范明确,如《条例(草案)》第三十二条规定“不动产登记机构应当自受理登记申请之日起五个工作日内办结不动产登记手续,其中查封登记、异议登记即时办结。”《条例(草案)》第十八条优化了申请方式,取消了必须到登记机构办公场所的限制。第二十三条还对共有不动产由部分共有人申请登记的情形进行了详细列举。

  《条例(草案)》明确了农村资产确权登记的内容,第四章第二节、第三节、第四节规定了集体土地所有权、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及建筑物、构筑物所有权登记、宅基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登记、土地承包经营权及土地经营权登记,并针对实践中难以操作的问题作出规定。如《条例(草案)》第四十三条、第四十五条对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登记、第四十七条对缺资料、第四十八条对超占问题的解决。

  《条例(草案)》还设置了保障不动产权利人的权利规定:如针对曾经出现的商品房入住多时、开发企业没有办理首次登记的情形,《条例(草案)》第三十六条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应当自开发建设的商品房竣工验收合格之日起90日内申请房屋所有权不动产首次登记,并将登记结果及时通知购房人。”针对地下车库、车位无法登记的问题,《条例(草案)》第三十九条规定依法建设的地下车库(位),由建设单位申请首次登记。建设单位将地下车库(位)出售、附赠给购房人的,由当事人双方申请转移登记等。

 

  ●《条例(草案)》起草过程 ●

  2018年9月,省人大农委、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省自然资源厅、省司法厅组成了立法起草小组,启动了《条例(草案)》的前期工作。2019年,省人大常委会将《条例(草案)》列入人大调研立法计划后,立法起草小组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先后赴上海、广东、天津、江苏及省内市州县开展立法调研,了解兄弟省市的立法经验,听取各地人大及政府、有关部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企业代表、基层群众意见建议,并多次召开省直部门征求意见会,听取建议。

  2019年9月,省人大常委会刘远坤副主任还率队到辽宁、吉林两省开展立法调研。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和省自然资源厅分别在门户网站和部门微信公众号多次公开征求社会意见。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和省自然资源厅召开了省内法学专家、律师参加的座谈会,听取人大咨询专家意见。在充分吸纳各方意见和外省经验的基础上,反复对《条例(草案)》进行修改完善,并经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形成了现在的《条例(草案)》。

 

  ●不动产统一登记的重要意义 ●

  不动产统一登记是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的一项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是保障产权人合法权益、维护交易安全、促进物的流通、激发市场活力的重要基础,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现代化的必然要求。不动产实行统一登记作为一项重大改革,对减少政府行政成本、进一步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完善政府运行机制具有重要作用。

  实行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既是不动产物权的确认和保护制度,又是保护不动产权利人合法财产权,进一步健全归属清晰、责任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通过不动产统一登记,促进物尽其用,保障产权交易安全,对推进全省信用体系建设、保障物的流通、促进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这项工作,我省按照国家统一部署,制定出台了很多便民利企规定,各地不动产登记提速增效。随着工作的深入,问题也逐步显现,很多登记事项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或者法律法规规定模糊,一些历史遗留问题的处理无法可依,一些地方将登记变为审批,或者多次反复要求群众提交证明,群众意见大。

  目前,新修改的农村土地承包法和土地管理法,要求土地经营权流转和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这对盘活农村集体土地资产提供了法律依据。通过不动产统一登记,明确农村集体土地、林木、草原、房屋等农村资源资产权利,对促进各类农村资源资产要素依法市场化流动,激发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活力,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推动乡村振兴意义重大。(文图:人大论坛融媒体记者  吕跃  王敏)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