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笔下的贵州溶洞奇观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2日 11:17:31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徐霞客以全世界第一个广泛系统探索和记载岩溶地貌而惊世流芳。他在贵州高原典型的石灰岩地貌山水之间考察,探索,有如《本草纲目》所云:“窥天地之奧秘而达造化之权”尤其是对形形色色溶洞的考探,有着科学的发现和独到的见解。那千奇百怪的钟乳石笋,那玉珠银练般的水濓,那不知来路去向时隐时现的阴河、伏流,那峰回浪转,奇幻莫测的地下世界……他好奇地细心追溯,观察,探究,求索,在游记中用科学的洞察力和文学的审美情趣记录了一个又一个别有洞天的神奇溶洞。正如该书前言听说:他“不仅描述其瑰丽雄奇的景观,而且分析其成因,考察其方位,研究其结构,其目测步量和记述的准确性,和现代测量的数据十分接近”。这些记述,不仅是世界上最早而且颇有价值的科学文献,而且是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

 

  群龙起舞的白龙洞

  清镇市西郊距红枫湖不远处的一列长形山坡脚下,有一个特大的钟乳石溶洞。徐霞客曾经入洞进行了仔细的考察,他在游记中写道:“余先探其南面,无岩可入,惟西南峰下,细流汩汨,向麓下窍中出,遂从其上跻入洞。洞顶甚平,间有乳柱下垂,若帷带飘摇。其内分为三层,外层即洞门之前,旷若堂皇,中有圆石,如堆旋而成者,四、五丈之内,即陷空而下;其下亦平整圆拓,深约丈五,而大倍之;从其上下瞰,亦颇光明,盍洞门之光,既从上倒下,而其底北裂成隙,亦透明于外,似可挨入而未及也。是为下层。下层之东,其上复深入成洞,与外层对,第为下陷所隔,不能竟达。由外层南壁攀崖而上,东透入腋,列柱如门,颇觉幽暗,而玲珑嵌空,诡态百出。披窍北下,遂达中层,则外层之光,仍中射而入。其内千柱缤纷,万窍灵幻,左入甚深,而窈窕莫穷,前临下层,如在楼阁,亦贵筑中所仅见。方攀陡不能去,而苗夫在下呼促不已,乃出洞而下。”

  《清镇县志》云,此洞“惜不为人所知”,即使在县志有所记载之后,此洞也仍然“不为人所知”,直到1979年方被众人所知。这处胜境已成为红枫湖游览区的一个景点,曾经引来四方游客,游后无不为之赞叹。但也像湖区的其他溶洞一样,近年来游客稀少了。这大概是因为人们见到的溶洞太多了,兴趣不大了。

  《清镇县志》云,此洞因天然生成成千上万乳白色的钟乳石蛟龙和溶洞深处一个水池中有一条“白龙”而得名白龙洞。入洞,第一个迎接你的是“月里嫦娥”。传说她是赶来观赏白龙洞舞会的。穿过嵯峨的怪石丛林,游过“仙花”、“仙桃”、“巴蕉”之后,便可见到左侧横生着两把“古琴”。“琴弦”下的一泓清水里,一条“白龙“露出水面,跃跃欲飞。再往里,有一个别致的“音乐厅”。厅内摆满了“竖琴”。传说在往古有一对苗族恋人,各有五把神琴。他们常来洞中用琴声对歌,表过爱情。他们还用神琴弹奏出美妙的乐曲。音乐之美,使互相缠斗的十万条蛟龙化干戈为玉帛,共同对敌战胜了海龙王因嫉妒而实施的迫害,避免了海龙王带来的灾难。越过“孔雀开屏”、“群仙下凡”、“仙女散花”、“双狮起舞”等画廊诗境,便可见到大大小小的“群龙欢舞”。那舞姿千姿百态,妙趣横生。再步入小厅,抬头看,只见那穹顶四壁上栖卧着成千上万条“白龙”在翻腾狂舞……

  白龙洞如此神奇奥妙,无怪乎当年的徐霞客兴趣盎然,不惜笔墨记入游记。

 

  穹然巨洞水淙淙

  戊寅四月二十六日,徐霞客在一个叫“凉水营”的地方往西前行数里的山坳上歇息时,“望南崖迴削有异”。他对祖国的奇山异水,苍迈古迹饶有兴趣,便兴致勃勃往此处前行探秘。

  “扺崖下,则穹然巨洞,其门北向,其内陷空而下,甚宏。”他感叹道。此前,他见到一位“负罂汲水”的当地人从山坳那边过来,进洞在石隙间汲水。这揭示了古代人类与自然的联系与融恰。徐霞客进洞探奇觅幽,发现那水“随处而是,皆自洞顶淙淙散空下坠,土人少凿坯承之。水从洞左悬顶下者最盛,下有台承之;台之侧,凿以贮汲者。洞从右下者最深,内可容数百人,而光明不閟,然俱无旁隙别窍,若堵墙而成者也。”至此洞天仙境,徐霞已全然置身于红尘之外,专心至致于大自然奧妙的探究之中。那水的来龙去脉,那水濓世界奇幻景观的成因,那些洞内各种自然现象的运动、变化,相互关联和作用,对这些事物的本质和内在联系探究的兴趣,俘去了他那颗好奇之心。

  按《徐霞客游记》内容推测,此洞应在今晴隆县境,或与今普安县交界之地。穹然巨洞神奇的水世界,飘飘洒洒喷银撒玉,从洞顶垂落,色如玉珠,声如交响,让他心醉神迷。游毕出洞后,他登上海马嶂,在真武阁小憩,欣然“取笔楮记游”。

 

  海市蜃楼三明洞

  二十七日,在茶庵西北的威山一个山脊顶崖之下,徐霞客又发现一个大溶洞,他饶有兴趣地入洞考察。“其门东向,上如合掌,稍窪而下,底宽四五丈,中有佛龛僧榻,遗饭犹存,而僧不知何往。两旁颇有氤氲之龛;其后直透而西,门乃渐狭而低,亦尖如合掌。其门西径山腹而出,约七丈余,前后通望而下水不见者,以其高也。出后门,上下俱削崖叠石。路缘崖西南去,十余丈,复有洞西向,门高不及丈,而底甚平,深与阔各二丈;而洞后石缕缤纷,不深而幻,置佛座其中,而前建虚堂,已圮不能存。其前直瞰卫城,若垂趾可及;偶雾气一呑,忽漫无所睹。不意海市蜃楼,又在山阿城郭也。然此特洞外者也。由洞左旁窍东向入,其门渐隘而黑;攀石阈上,其中坎砢欹嵌,窪窦不一,皆贮水满中而不外溢;洞顶滴沥,下注水池,如杂珮繁絃,铿锵远近。洞内渐转东北,势似宏深渊坠,既水池高下,无可着足,而无火炬遙烛,惟从黑暗中听其遙响而已。余所见水洞颇多,而独此高悬众峰之顶,又潴而不流,无一滴外泄;向所望,以为独石凌空,而孰意其中乃函水之具耶。”

  徐霞客兴致勃勃地游览了这一高悬众峰之顶的水洞世界,眼前又出新的神奇洞天,让他又入佳境,于是他继续记道:“出洞,仍循崖而北,入明洞后门,抵前洞。从僧榻之左,有旁龛可登,攀而上之,则有隙西透,若窗而歧为两;其后复有洞门而西向,在崖路之上,其门颇敞,第透隙处,双櫺逼仄;只可外窥,不能穿之以出耳。先是余入前洞,见崖间有镌‘三明洞’三字者,从洞中直眺,但见前后,而不知旁观更有此异也。”

  三明洞中神奇的钟乳,峭石,怪壁异峰,状奇形诡谲,千姿百态,更有那神泉秘水声色奇妙,让徐霞客如痴如醉留连忘返,于是在他的游记中留下这珍贵的记录。

 

  神秘奇幻山岚洞

  明代普安为州,《徐霞客游记》在普安境内的溶洞地下世界着墨颇多。

  州南三十里有丹霞山,丹霞山南十里又有一个流出阴河,且与佛门相关的“山岚洞”。徐霞客又被此洞的奇妙“梆架”了。他深入这奇幻的地下世界仔细地探寻,留下精彩祥尽的记载。“……其门北向;水从洞中出,北流为大溪,经丹霞山之西大水塘坞中,又北过赵官屯,又东转而与南板桥之水合。由洞门溯其水入,南行洞腹者半里,其洞划然上透,中汇巨塘,深不可测;土人避冦,以舟渡水而进,其中另辟天地,可容千人。而丹霞则特拔众山之上,石峰峭立,东北惟八纳山与之齐抗。八纳以危拥为雄,此峰以峭拔擅秀。昔有玄帝宫,天启二年,毁于蛮冦,四年,不昧师徽州人,复鼎建,每正二月间,四方朝者骈集,日以数百计。僧又捐赀置庄田,环山之麓,岁入谷三百石。而岭间则种豆为蔬,岁可得豆三十石。以供四方。”在这里他发现了古代人类在洞穴中居住、避难、活动,在自然环境中依存的迹象。

  洞中阴河、暗潭,深藏着大自然的奧秘奇幻;洞外的山寺飞阁缭绕着仙气神云,真是人与自然和谐融洽的圣地仙境。他把在溶洞内外地质、水文、人类活动迹象的发现和见解记入了游记。

 

  碧云洞天入梦境

  五月初三,徐霞客过南板桥行至普安演兵场,再西行至一崖前,又遇到一个更为精彩动人的山洞,让他再入梦境神游仙境。真可谓“这个洞里出,那个洞里入”。对洞中的奥妙奇幻,他更是动心动情地作了浓墨重彩的描述。“……知洞在是矣,遂下,则洞门北向迎溪,前有巨石坊,题‘碧云洞天’,始知是洞名碧云也。土人以此为水洞,以其上有彿者为干洞。洞前一巨石界立门中,门分为二,路由东下,水由西入。入洞之中,则扩然无间,水循洞西,路循洞东,分道同趋;南向十余丈,渐昏黒矣,忽转而东,水循洞北,路循洞南,其东遂穹然大阔;遥望其内,光影陆离,波响腾沸,而行处犹暗也。盖其洞可入处,已分三层:其外入之门为一层,则明而较低;其内辟之奧为一层,则明而弥峻;当内外转接处,为一层,则暗而中坼,稍束如门,高穹如桥,耸豁不如内层,低垂不如外层,而独界其中,内外迴眺,双明炯然。然从暗中仰瞩其顶,又有一圆穴上透,其上亦光明开阔,若楼阁中函,恨无由腾空而上也。东行暗中者五、六丈而出,则堂户宏崇,若阿房、未央,四围既拓,两峻发弥甚;水从东南隅下捣奧穴而去,光从西北隅上透空明而入;其内突水之石,皆如踞狮泛凫,附壁之崖,俱作垂旂矗柱。盖内奧之四隅,西南为转入之桥门,西北为上透之明穴,东南为入水之深窍;而独东北迴环回邃,深处亦有穴高悬,其前有眢窟下坠,黑暗莫窥其底,其上有侧石环之,若井栏然,岂造物者恐人暗中失足耶。由窟左循崖而南,有一石脊,自洞顶附壁直垂而下,痕隆起壁间者仅五、六寸,而鳞甲宛然,或巨或细,是为悬龙脊,俨有神物浮动之势。其下西临流侧,石畦每每,是为十八龙田。由窟右循崖而东,有一石痕,亦自洞顶附壁直垂而下,细纹薄影,是为蛇退皮,果若遗蜕黏附之形。其西攀隙而上,则明窗所悬也。其窗高悬二十丈,峻壁峭立,而多侧痕错锷。缘之上跻,则其门扩然,亦北向而出,纵橫各三丈余,外临危坡,上倚峭壁,即在水洞之东,但上下悬绝耳。门内正对矗立之柱;柱之西南,即桥门中透之上层也。余既跻明窗,旋下观悬龙、蛇蜕,仍由盘桥下出,饭于洞门石上。石乃所镌诗碑,游人取以为台,以供饮馔。”

  徐霞客在诗碑处记下这诗一般的奇幻景象后,意尤未尽,“乃入内洞,欲一登盘桥上层,而崖壁悬峭,三上三却。再后,乃登明窗东南,援矗柱之腋,透出柱南,平视盘桥之背,甚坦而近,但悬壁无痕,上下俱绝攀践,咫尺难度。于是复下而出洞。”游完之后,徐霞客如幻梦中醒来,慨叹不已。于是他解衣脱个尽光,带着好心情潜入洞口溪水间,痛痛快快洗了个透澡,“半载夙垢,以胜流浣濯之”也。

  徐霞客考察游览了上述五个溶洞,一个比一个精彩奇妙,洞中均有滴泉、阴河、暗池,其中后三个还有庙宇僧人,已赋有历史人文,显示出这些原生态自古已结缘于人类文明。加之徐霞客妙笔生花,这些地下奇观更增添了浓厚的文化、科学色彩。从这些自然奇观和文化遗产中,人们看到了自然与人《徐霞客游记》对类社会渐进溶合的印记。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