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冈玛瑙山营盘遗址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0日 14:58:42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清朝咸丰七年(1857年)冬天,灯花教(白莲教分支)教主刘仪顺在思南鹦鹉溪带领教徒武装起事。这些武装人员头裹白布作为标记,史称“白号军”。

  一时间烽烟四起,席卷龙泉(凤冈)、务川、德江、石阡、湄潭、余庆、绥阳等地,与清军和各地团练相互攻杀,直到十余年后的同治年间(1855年—1869年)才平息,也称“咸同号乱”。

  在“咸同号乱”期间,凤冈北部有一座叫玛瑙山的营盘,坚如磐石,强大的号军在第一次攻击失败后就从来不敢再进军此处,成为乱世中的安乐窝。

  光绪《湄潭县志》记载,玛瑙山又名金磐山,湄潭县城以北一百30余里,相传始建于南宋,后来荒废。清咸丰初年,社会动荡,朝廷鼓励民间组建团练、修筑营盘以自保。在玛瑙山一带的钱姓大家族中,有一名武生叫钱青云。他为了保护族人生命财产的安全,散尽家财在玛瑙山顶建营筑垒,招幕民众组建民团,演习军事,操练武功,一时间周围各地的流民散户纷纷投奔玛瑙山。

  钱青云,字望崖(1808—1864年),重义轻财,是湄潭县武生,因为排行第五,人称“五大先生”。光绪《湄潭县志》记载:“钱青云,武生,好义轻财,世乱毁家立营金磐山,雁户如归,为一方保障。”

 

  据钱氏后人称:钱氏一族于清朝中期由浙江入黔,钱青云是第三代。青云生时,家境颇丰,有良田百倾,收谷千担,钱财无数。钱青云从小习武,练就一身好力气。他练功之前要手提两个石琐,绕房屋跑十圈。他力大无穷,张弓射箭,百步外箭簇飞射能入木数分,箭杆因旋转嗡嗡直响,每发一箭,都有石走沙飞的磅礴气势。

  在白号大军的进攻中,玛瑙山营盘之所以坚如磐石,不仅是因为钱青云的武艺高强,而且玛瑙山营盘别具一格,具有强大的防御能力。

  如今的玛瑙山营盘遗址,是整个黔东北保存最为完好的“咸同号乱”时期的军事营盘,1999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也是研究号军的重要遗址。

  当时,玛瑙山营盘内住有人家千余户,建有街市、学校、兵营等设施,如今遗址尚存。

  玛瑙山,依山傍水,山上建有石城营垒,在钱青云修建的玛瑙山主营外,还有李姓、安姓、杨姓、丁姓等族分别在四周的山头上筑垒建营,包绕七个山头,形成了天罡北斗的排列设计,占地数百亩,保留较为完整。

 

  玛瑙山并不高,地势并不险峻,但是山上怪石嶙峋,营盘就修建在怪石嵯峨之上。营盘利用山、岩、洞、水等自然条件,考虑了攻、防、退、守等方面。营盘下面有暗洞相连,四通八达,有大厅,有小巷,曲曲折折,洞洞相连,全长数千米。洞中有水源,保障人们饮用,在防卫上占很大优势,易守难攻。

  就是这样一个地上城垣与地下暗洞完美的结合,构成了一个险奇的军事要塞。光绪《湄潭县志》记载:“(玛瑙山)平地突起山坞,怪石嵯峨,坞底一洞,幽深曲折,武生钱青云鸠工凿石就势建垣,因营此。”

  清代“咸同”年间在凤冈县北部的绥阳镇、永安镇、土溪镇、新建乡,务川县的黄都镇都属于湄潭县启里(清代的行政区域划分)。在距这5个乡镇不远处有一个叫庙坝的地方,那里是号军的一个集聚地、大本营。

  庙坝,位于如今务川县丰乐镇的新田村庙坝,距离凤冈绥阳镇约15公里处,这里是凤冈、务川、德江三县的交界处。

  据《平黔纪略》、《咸同贵州军事史》记载,驻扎在庙坝的号军共有六支,分为五营,共数万号军。其中乡正(号军官职)田歪嘴为中营,王朝选为前营,张歪嘴为后营,廖麻头为左营,王石长为右营,分居在庙坝附近的岩口场、马道、鸭棚一带。除了这五营号军外,还有号军中的一员女将,也驻军在此。这名女将的名字叫李素珍,其丈夫也是号军中的一个头目,在战争中被杀,她发誓要为丈夫复仇,被号军首领刘仪顺封为“孝义将军”。

  咸丰十年四月中旬,白号军从庙坝集军南下,抢掠并占领绥阳场,进入如今的凤冈县北部,这一带的清军、团练在号军的攻击下纷纷溃败,号军占领了三碗种、虎头坝、猫猫垭等关隘营盘。在这次大溃败中,唯有玛瑙山营盘仍屹立不破。

  在当地还流传着这样的一个战斗故事:白号大军从庙坝南下,攻占绥阳场一带后,兵临玛瑙山,将营盘围的水泄不通,几经攻打,毫无进展,反而自己损兵折将。号军在一筹莫展时,有一个小头目叫冉毛子,是距绥阳场不远的官田坝人,颇有武力,并且在早年曾从暗洞中钻到山上去过。他自告奋勇带领一支小分队,从暗洞潜入玛瑙山营盘内里应外合。

  冉毛子带领30多名号军,备足松油火把,从距离玛瑙山十数里外的干田沟后洞小心翼翼逐步深入。溶洞内钟乳垂悬,怪石嶙峋,又有沟壑暗河,地势起伏,岔洞相连。经过半天的爬涉,夜晚时分,冉毛子等终于走到了营盘之下的溶洞,乘着夜色,从洞中潜出探营,余下之人在洞内潜伏待命。

  冉毛子刚潜出溶洞,走到玛瑙山营内,一下就触响了机关,一铺大网从天而降,严严实实的盖住了他们5人。营盘内顿时灯火通明,喊杀声四起。洞内潜伏的号军已知暴露,准备逃窜,不料洞内机关四起,团兵如涌封死了各个洞口。这一干人全部被抓获。

 

  后来钱青云下令将冉毛子等30多人全部斩首示众。如今若到玛瑙山游玩,当地人还能给你指出一个叫“刑场”的地方,据说那就是斩杀冉毛子一干人的地点。

  相传,玛瑙山营中曾架铁炮八门,最大口径为30公分,被称为“大将军”。如今营盘地下溶洞的正门口处还有一座坟。据当地人讲,这里理葬着一位造炮师,因他曾经铸造过“将军炮”,故后人把这酷似炮台的玟墓称为“将军坟”。这位造炮师,身材魁梧,聪明灵巧,铸造的大炮可装一斗二升火药,射程一里之外,威力无比,深得钱青云的赞赏。

  现在去到玛瑙山,还会看到山上的石城内有多个碾制火药的碓窝和碾槽。

  如今站在玛瑙山中营制高点,仍能看见营套营、垒连垒,墙垣重重,营地片片。就拿石墙来说,南来要经过六道营墙;若从东西北三面进,每面至少要过三道营墙,方能进入中营。在这些墙垣之间,还有很多短墙穿插分割,分成或条或方的若干小营,与48道营门连通。如果把营墙拉成一条直线,足有数万米。从墙上射击孔和炮台位置可以看出,由长短火力组成的交叉射击网,既可横扫,又可侧击;既能近射,又能远轰。设计颇具匠心,规模堪称宏伟。

  正是由于有如此强大的防御工事,白号军兵至玛瑙营盘下才无从下手攻击。《平黔纪略》记载:“(务川庙坝)贼分,掠绥阳场,蔓延龙泉上方,洞平,团营多溃,惟钱青云自保。贼夺县北三碗种、虎头坝、猫猫垭诸隘,薄城下,青云俟懈击之,贼稍却。”

  武艺高强的钱青云带着乡丁团勇正是依仗坚城厉炮,以逸待劳,挡住了号军的进攻。钱青云见号军松懈疲惫之时,又主动发动攻击,使其大败而退。从此玛瑙山钱青云威名四播,号军再也不敢进攻玛瑙山营盘。而凤冈玛瑙山营盘也成为了“咸同号乱”时期黔东北诸多城池、营盘中的一个军事奇迹。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