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堡建筑·地戏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1:44:42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中国屯堡建筑的特点是以石头奠基,石块砌墙,石板盖顶,且多半建有碉楼。墙体辟有枪眼,楼上开有狗洞。在鳞次栉比的屯堡建筑中,年代较早、规模较大、工艺最精,且保存最好的应首推平坝天台山的伍龙寺。

  (一)

  伍龙寺坐落在天台山。天台山是一座石灰岩质的玲珑小山,如一岭石崖兀立田畴,三面为削壁,仅西北面有石级小道藏匿林间,拾级曲折而上。山寺建筑从山脚一层一层叠上山顶,巧用自然山形,建于悬崖之巅,仅有一线可通。山路蜿蜒曲折,夹道浓荫蔽日,攀沿其间如入迷宫。伍龙寺内建筑虽然都是穿斗式吊脚楼木结构,但山墙全用石块垒砌,窗户既少又小,与碉楼枪眼无异。藏经楼后侧之粮仓,犹如鹤立鸡群,俨然是座居高临下的石碉楼。这些建筑特点,与附近“碓窝的石臼,这是战争年代的陈迹,表明曾作军事据点用过。后院建有坚固的石垣墙,墙上砌有用于军事目的的城垛瞭望敌情,显示军事建筑特征。远远看去,伍龙寺如古堡巧叠云端,似悬崖耸立绿丛;从高处俯瞰,更像一天然砌成的山石盆景,极富山水情趣,使人耳目一新,集山、林、建筑、书法艺术于一体。

  

wps10.jpg

  天台山

  

wps11.jpg

  安顺屯堡地戏

  据载,伍龙寺又称天台山寺和清静禅院。清咸丰年的《安平县志》记载,明万历十八年(1594年),白云寺僧桌锡天台,依山形地势,以山石垒墙盖顶,以木为架建起伍龙寺。后经明崇祯,清康熙、嘉庆、道光及民国历代增修,建筑日臻完善。山上布局大佛殿、玉皇阁、祖师殿、吟风亭等九组楼阁亭台、厅堂殿宇50余间,并两座山门,两道寺门,两座石穴建筑,两进天井,三处平台。登山道旁有参天银杏,每株三人难围,原为三株,文革砍伐两株,仅有雌树一株,现又在伐桩上长雄树新株一棵,相传为开山祖师所植,距今五百余年仍枝叶繁茂,雌雄相宜,得以果实累累。银杏古树右侧岩壁刻有大观在上四个斗字。第一山门横额黔南第一山,是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的石刻。第二山门横额天中之天,两楹联书法功力深厚:九天星宿山前现;一轴烟霞门外搜。门内有石碓窝,为火药制土炮痕迹。

  穿过牌坊式的第二山门,就见一古松倒挂,岩狭陡立的石穴,供奉着乐善好施的孤苦菩萨而称孤苦洞。入此门,绝壁上釉云龙从天而降,石穴中泥塑狮虎自洞而出,凉气沁心,雾气飘渺,古人在此题有“紫气东来,很有仙境之意,四面青山尽收眼底,万家忧愁尽在心头。

  山寺头门是一座城郭式的石头建筑,称“印中禅林。门额上一方《八仙图》石雕,刀法娴熟,技艺精巧,仙风道骨各具神态,人物坐骑栩栩如生。据说,当年《八仙图》是按雕凿下来的石屑兑付等量的白银作为工价,足见其工艺之绝,价值之高。门楹石刻书法应出自大家之手:云从天上,天然奇峰天生就;月照台前,台中胜景台上收。此诗句点出了天台山的精灵。天台二字又三次巧对其中,实为佳作,可惜未留作者姓名。寺前石壁两侧嵌有诗碑和二月台门记。门内石砌清风涵洞,穿洞而上清风徐徐,令人心旷神怡。洞额刻吟风亭隶书大字,手扶亭栏瞭望群山,两耳闻风,足易激发游览者的诗情画意,让人顿生大自然的造化与古人建筑艺术完美结合的快感。

  吟风亭后石壁刻有“灵石参天四字和天上风云骤,台前色相幽;山深忘世界,寺古别春秋的诗句,每句首前合为天台山寺四字。跨进寺门拾级而上是个四合院。前面韦陀殿殿脊彩塑飞龙,后面高台座落雍容华贵的大佛殿。两根巨大的廊柱端立雄狮之上。石狮与飞龙遥相呼应,巍峨庄严。穿过大佛殿进入第二天井,是直插云天、三层重檐的玉皇阁及偏殿、祖师殿等。在这寸土如金的山顶构建出如此恢弘奇特的建筑群,可算是艺胆超群,巧夺天工。这种小殿堂而大天井的建筑而存空旷的神奇构思正是古人之高妙所在,也是天台山寺的神来之笔。

  天台山寺,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独特的建筑构思、壮丽的山水风景,浓厚的宗教氛围,为历代游人所向往涉足。明人程钊和、清咸丰元年次侯郑元卿等均留下诗碑。

  清初,平西王吴三桂仰慕山寺建筑,上山拜谒,许诺金身,并将随身所带的象牙朝笏、宝刀和清代官服敬赠山寺,成了山藏文物。山中一黄杨古盆,由整木剜制而成,周长127厘米,为稀世之物,上刻:最爱天台景,眼前一望中;山后黄杨树,早晚青绿红;千百年余火,周围五尺空;道光念八载,风拔永无踪;制成盆一个,存于天台峰。

  

wps12.jpg

  安顺屯堡地戏

  寒来暑往,岁月沧桑,今天我们虽难以见到昔日金钟长鸣,佛事宏开、香客络绎不绝的情景,但中国屯堡的军事与佛寺威严依旧。

  (二)

  进入安顺市界,就像入驻了石头的王国。映入眼帘的将是一个个石头屯堡村落、石头的砌墙、石头的街道、石板盖顶的屋面以及那高耸的石头碉堡,无一不说明它们是石头建筑的杰作。

  居住在这些屯堡村落的人们,被称为屯堡人,与贵州居住的其他人们不一样。他们的风俗、民居、服饰、语言等独具一格。以服饰为例,屯堡人的姑娘们长长的独辫垂于脑后,身上穿的是宽衣大袖的大襟长跑,腰间系织锦丝质长腰带,人们管叫小娘娘。婚后的妇女修面后则挽着发髻、套上马尾编织的发网,插着金银或玉石发簪。他们的丝头腰带结节垂于臀后,脚下穿的是鹰勾尖头平底绣花软靴,小腿裹着绑腿,衣领、袖口和襟边都饰有美丽的花边,与明清戏装很像。再看她们背上绣花背扇里的幼孩,头戴耷耳虎头帽,帽沿银铃垂吊,帽后飘着两根飘带。男人们却不分老少一律穿边扣长衫、系腰带,脚穿草鞋或布鞋。这样的装束在山林村野、田间地头、街头巷尾随处可见,与屯堡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屯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600年前的明初。洪武初年,朱元璋几次发动了所谓平镇的战争,企图扫平据守云南一直未肯臣服的元朝梁王把匝刺瓦尔密,以扬国威。其中最大的一次是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以颍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西平侯沐英为左、右副将军,带兵30万讨伐滇黔的军事行动。大军从湖南的原溪、沅州进入贵州境内。战争打了近两年时间,每攻克一地都分兵留守。战争结束后,大部分军队就地实行军屯,一边安家落户,一边操演练兵,以防不测之变。迄今这些军屯的后裔仍然保持着当年明代的服饰和屯堡。

  随着明太祖朱元璋的大军来到贵州屯田驻军,江南水乡的建筑形式就与高原山地的石头建筑有机结合起来了。当时,以每一个军人聚居点(后来发展成军民村落)为单位的村镇,都有石头的城墙、屯门和高耸的碉堡。每家每户都有严实的大门、围墙,窗口都似小枪眼,外窄内宽。这些建筑具有战争环境的特色,是历史留下的战争建筑文化。在太平盛世,它的建筑也离不开石头,离不开枪眼设计,石头在这里无所不用,走进了千家万户,充分体现了石头在屯堡建筑和屯堡人生活中和谐融洽。

  安顺市城东七眼桥镇四公里的云鹫山峡谷中的云山屯村,就是屯堡建筑的典型。云鹫山上古树浓荫,山势险峻,风景优美,并保存着较为完好的古屯堡。明代一条街以及屯堡文化,明清民居建筑艺术和屯堡宗教文化,构成一座现存的屯堡文化地面博物馆。村前村后皆有屯门、屯墙和哨棚(村后还是二道屯墙),是一个典型的易守难攻的古屯堡。

  

wps13.jpg

  安顺幺铺镇狮子山寺

  (三)

  屯堡民间艺术极为丰富,最具代表的是同样被称为“戏剧活化石的地戏(军傩)。地戏是在战争间隙的军屯之地兴盛起来的,至今仍保留着军旅生活的许多特点和痕迹。地戏剧目纯为武戏,不演才子佳人,表演战争题材的故事中不唱造反戏,偶尔涉及到爱情,例如薛丁山和樊梨花,杨宗保和穆桂英。他们之间的情缘也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演员实用的刀枪原为真刀真枪,只是到后来才逐渐演变,缩小到二尺左右,并以木制取代铁制,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道具。演员纯为男子,剧中女将也由男子装扮。从地戏的分布来看,在安顺凡是由古代军屯演变形成的村寨如云山屯、马军屯、刘官屯、狗场屯、头堡、双堡、宋旗、陶官等地大都有地戏班子,而原居百姓居住的村寨,一般都没有地戏。地戏的表演大都在露天场所进行,无需建筑高台,在房前屋后、田边地角的空地中央,放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旁边插一杆旗,即是舞台。观众站在四周高出观看。观众居高,演员在低处,地戏脸子要戴在头顶。地戏的表演方式以说唱为主,伴之以舞蹈。剧情的发展、贯穿,以说白的形式来推动;人物间的矛盾冲突,人物感情达到起伏激越处,则通过唱的形式来表达。地戏剧目其题材与傩戏不尽一样,大都采自正史演义或理事传说故事。举凡封神演义、东周列国、汉书典故、三国人物、隋唐史迹、仁贵征东、丁山征西、狄青平南、杨家将故事、岳飞抗金等都曾加以改编上演。

  安顺地戏自产生到现在,一直受到群众的欢迎,数百年来久演不衰。每到新春之际,凡有地戏的村寨,均拉开场子,在密锣紧鼓声中尽兴表演,热闹非常。由于地戏的特有的艺术感染力,它的历史、它的祭神怡神的宗教色彩,它的表演方式、唱腔,它的服饰,特别是面具雕饰所蕴含的历史文化内涵,使得中外游人耳目一新,对它产生浓厚的兴趣。1986年法国巴黎艺术节和西班牙马德里艺术节就曾特邀安顺县蔡官地戏演出队出席表演,给予极高评价,使地戏从中国边远山村走向世界,声名大噪。贵州西线旅游有黄果树瀑布世界级景观,在享受自然山水灵秀之美的同时,若欣赏到原始古朴的地戏表演,更显示了贵州卡斯特文化的神奇与魅力。

  

wps14.jpg

屯堡四合院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