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御史贵阳马文卿遗迹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4日 11:34:43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明末贵阳马文卿及马明卿、马士英父子,因科第蝉联而享誉筑垣,马氏家族由屯兵后裔转变为名门显宦,受到世人注目。更因马士英官至南明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宏光朝首辅(民间称为“马阁老”),马氏家族的荣耀被推向了高峰。但由于历史的原因,马氏在历史的长河中却昙花一现。本文根据历史资料和现场考察,挂一漏万地对马文卿的家世、人生经历、宦海遗迹等作些介绍。

 

  马文卿其人其事

 

  清康熙《贵州通志》载:“马文卿,字瑞符,贵阳人。万历壬辰进士,改庶吉士,授御史,按粤东。以憨直忤时辈被谪,遂不赴铨补。居乡数十年,杜门却扫,绝迹公庭,年八十三卒”。

 

  改建后的修文马家桥

 

  

 

  马文卿的入黔始祖为马成。据明万历《贵州通志》载:“(贵州卫)指挥使马成,直隶仪真人,充先锋,洪武九年(1376年)功升百户。二十六年(1393年)男俊调本卫。成化四年(1468年),三世孙聪以先世功,历升署指挥使,沿逢乐袭。”明兵部侍郎、总督川、黔、湖广军务李化龙《平播全书·奏议·叙功疏》载有“军前效劳及各省走差官:……造火器官,指挥谢升阶、许敬所、马逢乐,百户王曰贤;……各有成劳,宜加赏赍”。又据明贵州巡抚郭子章《封御史马腾海公墓志铭》所云:贵阳马氏原为淮南仪真(明南直隶仪真,今江苏省仪征市)人,明初,始祖马成自仪真从戎入黔,后嗣以功升署贵州卫指挥使,遂为黔人。六传至马福,为昭勇将军、贵州卫掌印指挥,“握卫符三十年,卫政肃举,晚辞荣学禅,筑精舍键户修持”。马福长子应龙承袭祖职,次子云龙,字翔高,号腾海,“弱冠,为郡之诸生,每试辄高等,数入棘,屡蹶”。马云龙科场失意后,携孺人幼子隐居贵阳城北谷七堡,其“足不履城闉,口不道世故,家藏书充栋,间于理数、堪舆诸帙一涉猎焉”。卒于万历辛丑年(1601年)十一月,甲辰年(1604年)四月四日安葬于起龙山。云龙生五子,长子禹卿(在平定播州土司杨应龙之役中,功升百户,后承袭贵州卫指挥),次子即文卿,三子明卿,四子汉卿、五子鼎卿。万历年间,贵阳马氏一门中了“两进士一举人”,马文卿、马士英为进士,马明卿为举人,出仕为宦,光耀闾里。

  文献中记载的贵阳马氏的世系为:入黔一世马成,二世马俊,三世马聪,四世马逢乐,五世即马福之父、逢乐之子失载,六世马福,七世马应龙、云龙,八世马文卿、明卿等,九世马士英、士升等。与现今贵阳马氏口头传承的字辈:“成俊聪乐、乾福龙卿、士羲德履、天世国永、克宗尚贤、如诚文学、登儒宏年”世次相符。

 

  

 

  马文卿万历二十年(1592年)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后任巡关御史、直隶监察御史、山西道监察御史等职务。据《明史》王保传所载: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马文卿任巡关御史。《明董家口东长城石碑》和《明任西冈墓志铭》所载,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至二十四年(1596年)马文卿任巡按直隶监察御史。郭子章《黔记》貤恩表所载,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马文卿为山西道御史。《江公堤碑记》所载: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马文卿时任巡按广东监察御史。《明许一德墓志铭》和《明许成德墓志铭》记载,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至四十六年(1618年)年,马文卿为巡按山西道监察御史。明《熹宗天启实录》和《少师朱襄毅公督黔疏草》记载:明天启六年(1626年)至崇祯十年(1637年),马文卿已谪官还乡,成为乡绅耆宿,耳闻目睹“奢安之乱”给地方军民带来的惨痛灾难,因而竭力反对朝廷对“安酋”的招抚。

  《明史·董一元王保传》载:“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蓟三协南营兵,戚继光所募也。调攻朝鲜,撒还,道石门,鼓燥,挟增月饷。保诱令赴演武场,击之,杀数百人,以反闻。给事中戴士衡、御史汪以时言南兵未尝反,保纵意击杀,请遣官按问。巡关御史马文卿庇保,言南兵大逆有十,尚书石星附会之,遂以定变功进保秩为真,荫子。”次年,与都督同知王保督修董家口东长城一段。又《明史·沈思孝传》有:“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给事中杨天民、马经纶、马文卿又各疏劾(沈)思孝,大抵言文炳之疏由思孝,藉以摇丕扬也。思孝屡乞罢,因诋丕扬负国。员外郎岳元声言大臣相攻,宜两罢,似并论丕扬、思孝,而其指特攻时馨以及丕扬。疏方上,文炳忽变其说,谓‘元声、东之述思孝意,迫之救此吕、劾时馨,非己意也。’帝皆置不问。”从《明史》之记载,马文卿敢于言事,活跃于当年明廷政坛。

  马文卿谪官居乡期间的活动,据《熹宗天启实录》载:“(天启六年闰六月甲子二十四)贵州阖省官民人等马文卿等具疏,言:‘安酋罪恶滔天,水蔺狡计益深,万难以抚结局。乞蚤定荡平之策以保危疆’。得旨:著户、兵二部作速议复,其四省抚臣要协心共济,不得迟缓误事,责有所归”。

  在朱燮言《少师朱襄毅公督黔疏草》中云,崇祯三年(1630年)四月初四日题奏的《安位投降中变疏》云:“题为安酋业已投诚,绅袊未肯罢战,谨陈夷情士论,仰请圣裁,以绝进止事。……随据汉把左之宾、宋之本等七名,于三月二十三日到省投见,认定招集流离,修复毕节,求臣给发照示,问至次日,臣方开门,忽乡绅马文卿、潘润民、杨秉铎、曹育俊、何图呈等,率领士民至臣署中,哀号赴所,谓杀戮积忿,断不能销;夷情狡诈,断不可信;且岌岌有寇在左右之恐。臣以时事缓急,并接济困乏之状,再三告之,意不相信;旋别赴按臣苏琰处,赴诉无何,则报有一等亡赖,径至城外歇家内,擒出左之宾等七目,登时打死,又波及遵义投文千总汤思俸并参将冉天胤跟役数命。……臣外既失信于诸酋,内且见拂于绅袊,进止狼狈,不知所裁。二十七日各绅袊,具有诉词至,四月初一,另有公疏条议草稿示臣,除行令径自奏闻外,臣谨会同巡按贵州监察御史苏琰合词上请:伏乞敕下部酌议,复请圣裁行臣等奉施行。为此具本,谨题请旨”。

  随后,朱燮言在《回奏访查苏按院疏》中又云:“因汉把左之宾等来议款,乡官则有马文卿、潘润民、杨秉铎既生员乡耆赴院控词。”在一次事件中,朱燮言听信巡按御史苏琰之言,斩杀带头殴毙“安酋”乞抚把目的千户胡朝栋等六人,并株连涉事的马文卿、潘润民等居乡官员。

 

  

 

  马文卿在巡关御史任上,在北京怀柔境内松棚、红螺寺名胜古迹留下了两首题诗。“松棚晚翠”为明代怀柔八景之一。马文卿《题松棚》诗曰:“潇寺清森一任空,殿前惟见护佛松。要连琥珀通泉窟,枝挽曲屈盘卧龙。翠盖擎天常绵障,青萌铺地多云封。老僧几度修斋事,久向禅关作龛龙。”红螺寺坐落于北京怀柔县红螺山麓,原名大明寺,有“碧波藏古刹”之美誉。马文卿于此题下《游红螺寺》,诗曰:“非云非雾亦非烟,夕吐红云焰触天。山际萃眉呈透色,潭中螺髻照灵巅。虹霓林麓光遥度,老蜃楼台影倒悬。百丈峰头近北斗,错疑胜地吐龙泉。”

  贵阳陈田《黔诗纪略补》收录马文卿的《石屋看花》一诗:“山间奇石讶凌空,恰好栖迟一亩宫。何待编茅劳野客,春来桃杏遍山红。”

 

  “马家围子”马德良残碑

  明贵州巡抚江东之《瑞阳阿集》附录有马文卿《江公堤碑记》,其文曰:“……昔苏长公守杭筑万柳堤,利便无穷,后人思之,名曰苏公堤。今江公之惠,奚让于此,黔人亦名曰:江公堤。其思同故,其名亦同耳!时部院郭公直指金公筑观,厥成咸有惠施焉。诸大夫属予纪其事,以诏来者,遂次其由而记之,士民乐输,乡约効劳者,例得纪于碑荫云。赐进士、巡按广东监察御史、前翰林院庶吉士、郡人马文卿撰。”

  根据《黔诗纪略》等史料记载,马文卿还著有《马侍御稿》。也许马氏家道中落,并历经兵荒马乱的动荡岁月,且其稿尚未付梓,早已毁损无遗了。明万历年间,马文卿还应贵阳亲友之邀,为许一德、任西冈墓志篆盖,为许成德墓志书丹,可窥探其书艺风彩。

  另外,马文卿在题诗作文中,其分别署为“仪真马文卿”、“真州马文卿”、“贵州马文卿”等。明代仪真,古名真州,为马文卿祖籍地,贵州即马文卿的籍贯,即贵州都司贵州卫军籍。

 

  马文卿在修文的遗存

 

  随着马文卿、马士英家族的衰落,马氏家族留下的历史遗存所剩不多,早已破败不堪,许多连遗迹都看不到了。如今在贵阳的遗址只有观风台和马家巷,在白云的只有马家寺遗址和华阴洞古墓群。

  近年来,笔者通过查阅地方史志,并走访白云区马堰、都溪,观山湖区仓坡等地马贤贵、马贤明诸人,现场查看白云马家寺等马氏祖坟地,从其古碑文中找到一些线索。今年9月13日,笔者邀约家住马堰(原马家寺)的马贤贵、马如贵叔侄,在修文县史志专家夏之奎、胡光胤的陪同下,驾车赴修文马家桥、石鞍寨、谷堡实地考察了“马家围子”古墓群、“一品当朝”石刻等文物遗存。

  据76岁的张文远老人介绍,他年少时就从当地老住户口中知道马家坡“马家围子”这个地方。马家围子是“马阁老”家的坟山,当地人称“交椅形”,因马家围子地处陡坡马家山腰上部的一块凹地平台之中,形似一把天然的“太师椅”。马家围子是一片石墓坟,墓地两边立有夹耳石,因此得名“马家围子”。但从来没有见马家人来挂青扫墓,多年无人经管。20多年前,当地人在马家围子下方挖煤,曾撤用马家围子墓地条石筑砌矿洞。煤矿废弃后,马家围子墓地就塌陷了。后又被盗墓贼挖盗了多次,成为今天的这副模样。

  在残乱的墓石之中,我们翻找到两方残缺墓碑。一方中刻“德良马公之墓”,右刻“□□二十六年□□□□”,左刻“合族仝祀”。另一方中刻“德谦马□□□”,右刻“道光十二年□□□□”,左边残缺。还有一方形似墓碑的大石块,因塌陷较深而无法翻动。这两位墓主马德良、马德谦,根据贵阳马氏字辈应为马文卿的重孙、马士英的孙辈,其碑记应为清道光年间后嗣子孙补立。

 

  谷堡新寨“一品当朝”石刻

  民国《修文县志·古迹志·名胜丘墓》载:“马士英祖墓,在城东十五里石安寨右侧。文卿,明代官御史”,“马士英祖墓,在修文中南区第五保石鞍寨右侧,有马士英阁老祖坟一冢。形势颇佳,乡人名曰‘交椅穴’”。《修文县志·舆地志·水道》又载:“其他支流凡十有一……一由马阁老坟山流出,四里入石安河”。道光《贵阳府志·古城地图记》载:“冢墓之见于旧志者……曰明御史马文卿祖墓,在府城南观风台侧。曰明御史马文卿墓,在石鞍寨。”根据地方志书的记述,“马家围子”古墓群,就是马云龙、马文卿墓地所在。马家坡就位于石安寨右侧,马家坡脚,就有一个大泉眼,形成溪流,汇入石安河,与志书所载相符。承袭武职的马文卿祖父马福、伯父马应龙葬于贵阳观风台。马文卿本人及其父马云龙葬于修文石鞍寨马家坡。此地遂成为明万历至清道光年间马氏数代人的公共墓地,故有“马士英阁老祖墓”、“马阁老坟山”之称。向导张文远老人还介绍说:“我们在此居住了几十年,除马家围子之外,再没有听到和看到马家的其他坟地。石鞍寨的老住户主要是杨家,没有听说马家在此居住过”。

  马家桥,民国《修文县志·建置志·关梁》记载:“马家桥,在城东十五里,马腾海建。上倚金钟山,下跨鸡心石流来之水”。马腾海即马文卿之父马云龙之号,马家桥为其建造。

  谷堡“一品当朝”石刻,地方志书失载。“一品当朝”四字,刻于谷堡镇新寨一山腰岩窟中的巨石壁上,但无刻写时间及落款。根据刻石的风化程度,应为数百年前凿刻之痕。谷堡原名“谷七堡”,也许是明洪武年间贵州卫百户马氏的屯驻之所。马士英祖父马云龙选此为隐居之地,马士英为“官居一品”的南明宏光朝首辅,刻石应与马士英有关。谷堡一带世居人户中,除了马世英“官居一品”之外,尚无他人有如此显赫的地位。明末总兵王国祯,虽官封一品,但谷堡不是他的世居之地,尚可排除与王国祯有关之疑。因马士英已蒙恶名(清修《明史》将其列为“奸臣”),成为黔人之羞,地方史志回避此石刻的记载,如若王国祯则无此之忌。

  另外,民国《修文县志·人物志·武功》所载:“马士杰,据《贵阳府志·选举表》三十四载列,由行伍出身,官至为都督。”“马羲镳,由行武出身,为官至都督。”“马羲锡,由行武出身,为官至总兵。”“马羲锵,由行武出身,为官至守备。”“马士鲛,由行武出身,为官至守备”。根据马氏字辈世次“乾伏龙卿、士羲德履”,诸人应为马云龙的后裔。马文卿之子马士升。《贵阳府志》有传,《黔诗纪略》收录其诗一首。马士英之子马銮,《黔诗纪略后编》收录其诗二十首。次子马锡,由阮大铖荐充总兵,仍莅京营,后被清军斩杀,疑为《修文县志》所载“马羲锡”其人,按家族字辈取名“马羲锡”亦所当然。马文卿之孙马羲浩,康熙二十七年(1698年)举人,官砀山知县,其学籍为贵阳府定番州,可能由贵阳迁往定番(今惠水县)居住。而羲浩之孙马瑹,乾隆七年(1742年)进士,亦官知县。民国著名学者、国立中央民教馆馆长、黔人马宗荣(字继华)先生,亦为贵阳马氏后裔。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随着江山易主,世道沉浮,贵阳马氏门第早已不能与明末显赫声势相垀了。但其留下的文化遗存,足以体现地方的历史文化底蕴,希望得到政府与职能部门的重视和保护,以展示乡邦丰富的人文风彩,为多彩贵州助力和支撑。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