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岩历史再认识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4日 14:12:35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在编制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茶马古道——青岩古道”的文物保护利用规划时,有机会静心梳理一下关于青岩的历史。

  青岩,是布依族及其先民的世居地。布依族先民自春秋战国以来,就不断同中原发生密切的联系。汉代,汉族大姓率众迁入并逐步与布依族先民融合。汉魏六朝以后,包括青岩在内的今黔中一带布依族先民已为谢氏所掌。

  唐贞观四年(630年)为庄州治所石牛县,领石牛、南阳、轻水、多乐、乐安、石城、新安7县,隶黔中道。十一年(637年)以庄州为都督府,景龙二年(708年)罢都督。初为下州,开元中降庄州为羁縻州。

  据《唐书》记载,羁縻州黔府诸蛮州五十一,庄州为其一。庄州,本南寿州,贞观三年以南谢蛮首领谢强地置,四年更名,十一年为都督府,景龙二年罢都督。故隋代牂牁郡地,南百里有桂岭关,县七:石牛、南阳、轻水、多乐、乐安、石城、新安。贞观中又领清兰县,后省。清道光《贵阳府志》认为,“庄州所治之石牛县,当在今定番北青岩、上马之间也”。又据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五册(2)的唐时期图组说明,以内属部族首领为世袭都督、刺史、县令的羁縻都督府、州、县,“限于资料,图中表示方法不能一致,只有少数府州画出辖境、治所,多数府州不画界,只标出大致方位或治所”,庄州治所标注点在今贵阳市花溪区青岩镇。

  至于庄州都督,据《贵阳府志》卷六职官表记载,高宗朝为谢万岁,于唐高宗“永徽元年任。《唐书》高宗本纪、南蛮传皆作梓州都督。《通鉴》注云,梓州当作牂州。按此时牂州无都督,惟庄州设都督府,当是庄州之讹。注尚有未尽也,况谢氏世长南寿,则为庄州都督无疑”。但根据国家图书馆藏拓本、千唐志斋藏石的《唐故庄州都督李府君志铭并序》,庄州都督除谢氏外,还有朝廷派任的,该都督姓李,“讳敬,字守礼,陇西成纪人也。顷因官徙而为雍州人焉。府君雁门郡守弼之曾孙,东阁祭酒威之元子。十八应制,八科举擢第,解褐鄜州洛川尉,次迁司仆丞,又徙城父令,寻改洪州司马,无何移洪州长史,有不空之裕而获佩刀,怀半刺之材而居别乘。授随州刺史,又除庄州都督、陈茂白刺史。王之使者,国之外台,不易其人矣。君锐于坟典,博于经史,家藏万卷,君览八千,缘使部人写书,廉停务,晏如也。尤精内典,该练氏族,至于解连环、诵悉谈,河汉无极,注而不最。晚年焚香加趺,修菩提法,苦心自练,菜食而已。子奂,年十九,未冠而夭。府君哀毁逾节,寝疾弥留。开元十七年七月卅日,不禄乎洛阳县通远坊私第,春秋七十四。粤十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葬河南府河阴乡原礼也。夫人柳氏,痛失所天,哀深改堞,望夫立石,破胆销魂。寡妻悬窆(按:音bian),泪尽继血。铭曰:讨论众妙,□道之突,良二千石,唯君是籍,宜升台傅,地居旦奭,俾我丕基,永永遐逿……”该君死于景龙二年(708年)罢都督21年后的开元十七年(729年),且晚年“焚香加趺,修菩提法,苦心自练,菜食而已”。

 

  wps15.jpg

  青岩古镇老照片

  青岩古道的历史也因此可以上溯到唐初。贞观三年(629年)底,南谢首领谢强入朝,次年,其领地更名庄州。此次朝贡,谢强是与东谢蛮首领谢元深一同前往,据《旧唐书·南蛮西南蛮传·东谢蛮》记载:“元深入朝,冠乌熊皮冠,若今之髦头,以金银络额,身披毛帔,韦皮行縢而著履。中书侍郞颜师古奏言:‘周武王时,天下太平,远国归款,周史乃书其事为《王会篇》。今万国来朝,至於此辈章服,实可图写,今请撰为《王会图》’。从之。”由阎立本绘成。

  庄州既可北行或西北行入朝长安,同时,“唐都长安,自牂牁而外通交桂”。黔州都督府也可西南经庄州南下或西行。《太平寰宇记》对这条线路的描述是这样的:南宁州(今惠水东南)本青溪镇,在黔州西南二十九日行,从南宁至罗甸王(今安顺市辖地)八日行。也就是自今酉阳,南下思南、石阡、施秉,经黄平、炉山、福泉、贵定、龙里、贵阳、青岩而至惠水。

  宋沿唐制,庄州仍为羁縻州,后又称化外州。

  宋代“牂牁诸羁縻州多仍唐旧”,在“今贵阳境内者,为矩州、蛮州、功州、清州、今州、勋州、庄州、乡州、南宁州,咸黔中都督府旧州也”。

  青岩古道从宋代以后,逐渐形成茶马互市重要通道。“宋广西市马路,自邕州横山寨至自杞国三十二程,至罗甸十程”,而南宋之道,“咸自田州而西北通泗城,而东北至广西罗平”。宋《岭外代答》卷五“经略司买马”记载,“产马之国曰大理、自杞、特磨、罗甸、毗那、罗孔、谢番、膝番等”,其中膝番与谢番“均属西南番,地与牂牁接,当在今贵州中部”,且“皆有径路,直抵宜城(按:即今广西河池宜州市)”,因此,黔中庄州和南宁州所经成为市马要冲。黔中今清镇、平坝一带,20世纪50年代为配合猫跳河水电厂建设,发掘过一批两晋南北朝时期和隋唐时期墓葬,出土一批中原习见、十分精美的鸡首壶、莲花纹罐、蛙形水注等青瓷器,以及玛瑙、琥珀、银质、铜质装饰品。《黔南识略》所记“由上马司经青岩,可通广顺之党武”,所指及此道。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期间,于唐宋时属矩州的今花溪区久安乡发现巩固村大沙土墓群、小山村林家山墓群等宋元时期墓葬。久安乡地处矩州至庄州通道上,自古就是茶乡,有着丰富的古茶资源,该乡共有古茶树54000多株,最早树龄约900余年,平均树龄大约600年。以久安古茶为代表的“贵州花溪古茶树与茶文化系统”,被农业部认定发布为第三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至今久安古茶树附近靠阿哈水库(1960年建成的贵阳市城市供水的主要水源地之一),仍保留有南北向古道一段。

 

  wps16.jpg

  青岩北门外老照片

  元至元二十年(1283年),讨平九溪十八洞,定其地立州县,置贵州等处长官司,听顺元路宣慰司节制。九溪十八洞即“唐宋之庄、今、乡、勋州及应、愸、邦、逸、南平诸州”。二十六年(1289年)置金筑府,属顺元路。青岩分属贵州等处长官司和金筑府所辖。

  明洪武四年(1371年)置贵筑长官司,隶贵州宣慰司同知,次年置金筑长官司,十年(1377年)改安抚司。青岩分属贵筑长官司和金筑安抚司。二十六年(1393年),设“青岩堡”,为贵州都司统领的贵州前卫之中千户所第九个百户所,“贵州前卫屯田其下”。万历十四年(1586年),贵筑长官司和金筑安抚司分别改置新贵县和广顺州,青岩分属新贵县和广顺州。

  因此,元、明时,道路仍旧。但元之顺元、明之贵州,即今之贵阳,成为“通滇之要害”。《方舆纪要》记载的贵阳,“当四达之郊,控百蛮之会,一旦有警,则滇南隔绝,便成异域。故议者每以贵阳为滇南之门户,欲得滇南,未有不先从事贵阳者。自滇南而东出,贵阳其必争之地也。盖应援要途,临抚重地矣。”贵阳南面的定番(今惠水县),则“北屏贵阳,东接龙里,控制蛮僚,粮援所资也。”因此,为保障交通,贵州前卫于故庄州地设“青岩堡”“余庆堡”“杨眉堡”等,并“屯田其下”。原为茶马互市重要通道的青岩古道,同时成为扼控贵阳生命的粮道。

  成化间修建青岩桥、济番桥,南北交通更为便利,青岩古道周边路网已经较为完备,战时可以“会兵”。据《明史·白圭传》记载,“天顺二年,贵州东苗干把猪等僭号,攻劫都匀诸处。诏进右副都御史,赞南和侯方瑛军往讨。圭以谷种诸夷为东苗羽翼,先剿破百四十七寨。遂青崖,复破四百七十余寨,乘胜攻六美山。干把猪就擒,诸苗震詟(按:音zhé)。”闲时满足商旅交通,仅设点布防。万历间设新贵县防守青岩一哨,哨兵(实行“班戍”,即换防)只有15名。

  但天启间,奢崇明举兵反明,安邦彦率众响应,史称“安奢之乱”。安邦彦于天启二年(1622年)在切断官军援路及滇黔通路,曾使该道梗阻。《方舆纪要》记载,“‘青岩堡,府南青岩下。天启中,安邦彦攻贵阳,使其党李阿二督四十八庄兵围青岩,断贵阳粮道。抚臣王三善使别将王建中救青岩,焚贼寨四十八庄,定番路始通,是也。’今按,贵阳南五十里有青岩司。”而《王三善传》则描述,“天启三年,诸苗见王师失利,复蜂起,土酋何中尉进据龙里,而安邦彦使李阿二围青岩,断定番饷道。三善遣游击祁继祖等取龙里,王建中、刘志敏救青岩,继祖焚上、中、下三牌及贼百五十砦,建中亦燔贼四十八庄,龙里、定番路皆通”。

  据周思稷墓碑碑文记载,周思稷为青岩思潜人,万历己酉科举人,致仕返乡,时为贵阳巡城长官的周思稷,协助守城。因粮道被断,城中先“升米二十金”,后“谷糠、草木、败革尽食”;先“食死人肉,后乃生食人,至亲属相啖”,其状甚惨,周思稷因此自杀以飨军。事后被明庭追封为诚意伯,收其骨归葬思潜(今青岩镇思潜村)。其时,青岩外委土舍班麟贵,竭诚向贵阳输米,因“从解贵阳围,有功,授指挥同知”。天启四年(1624年),班麟贵“自建青岩城,控制八番十二司”,被“即用为土守备,准世袭”。青岩城于天启六年(1626年)竣工。承袭土守备的麟贵次子斑应寿,在崇祯四年(1631年)“征平高坡苗,以开花、甲定、蒋呆”后,改建青岩城。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1638年)农历四月十四日初夏游经青岩时,日记中的青岩“其城新建,旧纡而东,今折其东隅而西就尖峰之上,城中颇有瓦楼阛阓焉”。时青岩“是贵省南鄙要害,今添设总兵常驻武官驻扎其内”。

 

  wps17.jpg

  20世纪60年代的青岩古道

  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斑应寿“率十二司归顺,仍受指挥同知职”。康熙三年(1664年),改贵州卫、贵州前卫为贵筑县,青岩属之。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降为外委土舍。雍正四年(1726年),移贵阳同知驻长寨,分定番、广顺二州,设青岩土千总,仍委班姓“管辖苗民”。后又改青岩土弁。作为外汛土弁所驻的青岩城,于嘉庆三年(1798年),由武举袁大鹏重修。道光时为定广协青岩汛把总所驻。其时,青岩毗连中曹、白纳正副四司,交错于龙里、定番、广顺、贵筑界中。城内西门属广顺协汛地,其余属贵筑县。城外西南为广顺州首善里,东北为贵筑县南下里。青岩管甲定、牛滚坡、虎落、蒋台、竹林、小马场、半边街、龙海、拐树、上板桥、下班桥、大马场、弓腰、开花、栗木、桐木岭、大摆肘、小摆肘、甲赠、批摆、水部龙、大塘、孙家、下黄汤、上黄汤等二十七寨。

  清代,青岩古道是省会所在贵阳府属驿道之外的几条大道之一,称“南道”,该道“历定番、大塘南通都匀牙舟汛路”,其线路“自省城次南门出,西南十里甘堰铺,南五里大水沟铺,有塘,又南十五里花仡佬铺,有塘,又西南五里杨柳铺,有塘,又西南五木铺堡,有塘,又西南十里青岩城汛,有塘及铺,又西南五里小山塘,入定番境,又西南五田塘,又酉南五里土桥塘,又西南五里洞口塘,又西南五里赤土塘,又西南七里姚家塘,南八里入定番州城东门。又出南门,东南十里鸡窝塘,又东南十里打华塘,又东南十五坝塘,又东南十里幺雪塘,又东南十里方番汛,入大塘境,又东南二十里摆榜塘,又东南二十五里入大塘城北门,有定番右营。又出大塘南门,西南十里高寨塘,又西南十五里塘,又南十五里藤茶塘,又南十五里牙舟汛、王宋塘,都匀平州司地矣”。在定番州接“定番西南通泗城凌云路”,其线路“自定番南门别于南道而西南出,八里大坡塘,又西南十里三都塘,又西南十里龙洞铺,有塘,又西南十里犀牛塘,又西南十里黄瓜铺,有塘,又西南十二里阿思塘,又西南八里青藤塘,又南十二里至断杉铺,有汛,又西南二十五里至小里箐塘,又南二十五里罗路塘,入罗斛境,又南二十里巴羊塘,有铺,又西南三十里板庚铺,有塘,又西南四十里入罗斛城北门,城中有罗斛汛及斛城铺。又出南门,东南十里渌降亭,又东南十里罗呆亭,又东南十里罗球亭,又东南十里渡巨抹河之纳亚渡至那关塘,又南十里板零亭,又南十里巴索亭。从此分路,南行渡双江渡可达广西天峨县丞境内之百毫塘,又西南十里至八达塘,又西渡蒙江朵将渡,六十里至捧亭塘。从此分路,南行渡洪水江之八毫可至凌云境;又西五里至怀亭,又西十里至八让渡,从此渡洪水江,即凌云县之雅里塘;又西四十五里杨里亭塘,渡洪水江之把扬渡,入凌云县之百色”。

 

  wps18.jpg

  1937年的青岩一隅

  贵州人称集市为“场”,以“十二支所属名其贸易之所,如子日为鼠场,丑日为牛场是也”。青岩开场设市,最早见诸于清康熙《贵州通志》,据其卷之第六“山川(关津桥梁附)”记载,赶场地点在簸箕山,“其侧为羊、虎二场,四方军民贸易于此。”山在“青岩”旁,岩临河。羊、虎二场为大场,还有“巳、亥日集”的小场。至道光年间,“青岩司户一千三百二十六,口七千八百九十六”,其中青岩城有“居民八十余户”、青岩堡有“居民千余户”,加上周边杨梅堡“居民二百余户”、余庆堡“居民六十余户”,以及二十五里远的“百七十余户”上马司上马堡,也就是说,今孟关改毛以南,惠水高镇上马村以北,历史上分属贵筑县南下里、青岩司、定番州上马司等,以及毗邻的广顺州首善里、中曹副司、白纳正司、白纳副司等辖地军民,均“市青岩场”。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江西客民选择青岩城西门内修建江西会馆万寿宫。道光二十年(1840年),四川客民选择北门内西隅修建四川会馆川主庙。湖广客民也相继修建了寿佛寺。

  清代青岩分别由驻扎省会的贵阳城守营和驻扎定番城定广协左营进行分防,防区以城内十字街交界,东北为贵阳营分防新城汛汛地,安兵3人。西南为定广协分防青岩汛汛地,把总一员,驻城内把总署,步战兵4人、守兵6人,共10人,在汛者6人,安塘者4人。乾隆三年(1737年)于青岩设急递铺,铺兵2人。

  咸丰四年(1854年),青岩团务总理赵国澍对青岩城进行全面整修。其中该城北门一带委托龙泉寺僧旵老和尚监理。旵老和尚于咸丰三年(1853年),受“诸山启请主刹黔灵,币至一载,见四方盗贼蜂起,辞任还寺。时遇本乡慰三赵老大人补葺城墙,重修楼郭,派监北方一带。竭一二年之精力,鸠工磊砌,城郭完固。”

  清咸丰六年(1856年),青岩城墙修葺不久,“发匪忽侵,苗徒重起,均未遭害”。至此,青岩古道形成现有格局,且一直保存至今。

  光绪三年,四川总督丁宝桢以商运疲敝,奏准革除引商,改官运商销。为了让涉及盐业的“官商灶户”遵守奉行而颁发《盐法志》。此法先于运销贵州的黔边岸推行,“设总局于泸州,四岸各设分局,檄道员唐炯为督办。”其后接办川盐行滇至昭通、东川两府的滇岸,于张窝、南广两局分行大滇边、小滇边【18】。官运实行之后,当年全省销盐27792.5万公斤,以后不但销足每年额引,还带销历年积引,取得成效。至光绪末,“各计岸亦多改官运【19】。青岩古道是贵州边岸“綦岸”的运销区域。具体线路是:从綦岸运销贵州,经三溪(今重庆市綦江区三江街道)、盖石洞(今重庆市綦江区篆塘镇盖石居居委会)、赶水铺(今重庆市綦江区赶水镇)、松坎(今贵州省桐梓县松坎镇)、蒙渡(今贵州省桐梓县新站镇蒙渡村)至新栈(今贵州省桐梓县新站镇),再分行,走桐梓县(今贵州省桐梓县)、南溪口、四朱栈、遵义县(今贵州省红花岗区)、懒板凳(今遵义县南白镇)、刀把水(今贵州省遵义县三合镇刀靶村)、乌江河(今贵州省遵义县乌江镇乌江社区)、美竹箐(今贵州省遵义县乌江镇乌江社区)、息烽(今贵州省息烽县)、扎佐(今贵州省修文县扎佐镇)至沙子哨(今贵州省白云区沙文社区),又分行,经贵州省(今贵州省贵阳市)、青崖(今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青岩镇)、定番州(今贵州省惠水县)、大塘(今贵州省平塘县大塘镇)、都匀府(今贵州省都匀市)、独山州(今贵州省独山县)至荔波县(今贵州省荔波县)。至此,青岩古道又增加行销川盐的重要功能,成为“川盐行黔”的重要通道之一,主要行销富顺县商引行黔口岸及荣县商人提供的富顺厂所产之盐。

  1000多年来,经历朝觐之路、市马之路、省会粮道、行盐通道,青岩古道承载了黔中发展的历史,见证了贵州古代交通发展的轨迹。这条一直以商贸运输为主的陆路交通要道,虽四通八达,但自唐宋设庄州后并无建置,直至民国后才分别设有建制乡、区、镇,却于明天启四年(1624年)建青岩城。其目的是利用青岩城“控制八番十二司”,确保道路商运畅通。因此,青岩古道带动青岩的城镇化进程,青岩城是贵州古代非建制城镇建设的特殊案例。

  对现有道路遗存的保护并结合历史文献的研究,可填补唐宋时期贵州交通发展信息的空白。与古道共存的相关文物,充分展示贵州交通发展的历史可读性。

  针对文化遗产保护的基础研究正在进行。前路漫漫,仍值得继续一路探寻,应该会有新的认识。

 

  wps19.jpg

  1901年的赵理论百岁坊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