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洞地区民族传统文化保护与利用的思考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9日 09:47:44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六洞侗族地区世居着侗族、苗族、瑶族、壮族、水族等众多少数民族。这一地区,是今贵州黎平县、从江县和广西三江县相连区域的专称,有着形式多样、历史文化沉淀丰厚、具有鲜明地域特征和民族色彩的传统节日。如侗年、苗年、水族瑞节、瑶族小年、哆耶祭萨、二月二、赶社节、寒食节、播种节、三月三节、虾子节、端午节、六月六、吃新节、喊天节、斗牛节、赶歌坪节、中秋节、甲戌节、老人节、鱼冻节等等。节日期间,丰富多彩的歌舞、服饰、和极具民族风情的习俗尽情地展示。这些节日中,群众参与最多、文化内容最丰富、特色最鲜明、规模最盛大、影响最深远的当属六洞地区侗族芦笙会了。

  六洞地区芦笙会是六洞地区各村寨以农历纪年的双年,于秋后在肇兴、纪堂、洛香、皮林、新平、广矿等几个芦笙场举办的芦笙会。据史料考究,侗族芦笙自唐代已有记载,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至清代,规模盛大的芦笙会已见于地方志,如《靖州直隶州志》(道光版·卷十一)载:“……侗每于中秋节,男女相邀成集,赛芦笙,声震山谷……”。

  芦笙会举办的过程,是侗族文化展示展演、传承的过程。各村寨在芦笙会来临之前的5到10天已将芦笙制作完毕。之后,他们白天劳作,晚上在本寨鼓楼下吹笙,或到别的寨子吹笙比赛,以试本寨芦笙声音质量,同时结识朋友。芦笙会当天,各寨青年人早早来到本寨鼓楼下集中前往本寨祖母坛前祭拜“萨岁”,以求“萨岁”护佑本寨芦笙队在比赛中取胜,后一起前往芦笙场。各寨芦笙队来到芦笙会场时,都要吹奏三首芦笙曲,然后主寨鸣放三柱铁炮以示欢迎,并燃放鞭炮引导客队绕冠军旗杆一周后,在指定位置上休息。

  芦笙作为侗族传统乐器,普遍受到侗族人喜欢,侗族人暇则吹笙以自悦。以赛芦笙为平台,展示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和歌舞文化的六洞侗族芦笙会,是侗族人追求精神文化生活的具体体现,表现出这一地区各族人健康的民族心理、团结友爱的文化价值观,彰显出这一地区多彩的文化遗产和各民族和谐的社会观念,具有学术、文化、艺术、美学、历史、民族、社会等多重价值。可以说,芦笙会是培育该地区传统文化的沃土。

  进入新世纪后,随着经济一体化和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农村产业结构的改变和现代农业生产水平的不断提高,侗、苗、瑶、壮人民的生活方式、审美观念有了较大改变。随着强势文化的冲击、娱乐方式的多元化,和大众传播媒介的普及等外在因素的影响;加上芦笙会流传区域内的村寨均为贫困村,致使90%以上青壮年外出经商,务工,而芦笙曲没有曲谱,单靠口传心授传承,很多年轻文/陆锦宏六洞地区民族传统文化保护与利用的思考13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研究综合读本特别策划人不易掌握吹奏技巧,芦笙吹奏的人曾一度越来越少,致使这个传统节日也一度萎缩。

  近年来,随着乡村旅游的发展,村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在政府的倡导和各部门支持下,以吹芦笙为娱乐、交友、竞技的活动在六洞地区各村寨得到恢复。芦笙会已成为六洞地区传统文化展示展演、传承,村寨社会交往的最重要平台之一。从规模上看,近几年开展的芦笙会,参与的村寨和芦笙队较上世纪盛况时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2013年肇兴芦笙会当天,恰逢黄金周,参观的人数除本地的4万多人外,从湖南、广西、广东、贵阳、重庆、四川、上海等全国各地来的游客数万人之众。如今,“两高”开过文化丰富、民俗多彩的六洞地区,必然给这一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千载难逢的机遇,加快这一地区现代化进程。然而,现代代进程对以传统稻作文化为根基的六洞地区传统文化造成的影响十分深远。如何延续六洞地区传统文化和如何对接“两高”经济发展显得同等重要。笔者认为,以六洞地区芦笙会为代表的传统节庆活动是一个极好平台,应从宏观的政策导向、法律保障到微观的激励机制、管理机制的制定、实施,扶持兴办传统节日,使这一地区的文化遗产在保护中得到利用,在利用中得以延续。

  一是要把保持良好的生态环境作为该区域最突出的竞争优势之一。生态环境既包括一个地方社会经济,同时也包括精神文化。文化是生态系统的内在资源,我们应依托内在的资源、内在的文化体系,来构建它自身的发展理念。这种理念不仅仅是生存和发展的问题,实际上也存在着如何保护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经济的理念,也是一种文化的理念和文化发展功能的体现。丰富的民族文化是“两高”过境地区的内在资源,是优势资源,这种资源将成为经济尚欠发达的“两高”过境地区的核心竞争力。为此,我们首先要继续弘扬优秀民族文化、倡导尊重自然、热爱自然、善待自然、文明消费的核心价值观,增强民族文化认同感和生态忧患意识与责任意识,继续扶持好六洞侗族芦笙会、“月也”等传统节庆活动,同时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将侗族大歌、侗戏、琵琶歌等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好,把民族文化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敢于喊出保护、传承好民族文化就是政绩的口号。这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举措,也是弘扬中华民族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举措。其次要在发展中更好地保护、传承民族文化。生态文明建设的第一要务是发展,而文化是人类创造并随着人类发展而不断发展进化的。过去,群众用一种朴素的、迷信的观念来保护自然、保护文化,随着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文化也必将共同向前发展。封闭的保护民族文化是保不住的、也是不道德的,必须通过开发实现民族文化的经济价值,让群众获得利益,这样才能更加激发群众保护、传承好本民族文化的积极性和自觉性。也只有将传统文化的传承与现代生活结合,将传统文化的“核”,放进现代文化的“壳”,才能为现代人所接受,才能使文化资源成为经济发展的源泉,成为生态文明建设强大的推动力。据此,我们要加大对“两高”过境地传统节日整体开发的力度,让传统节日给老百姓带来真正的实惠,让他们真正感觉到传统文化也是他们谋生的手段。在经济全球化日益加快的今天,人们对文化的需求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多元化。广大城乡居民特别是快节奏生活的城市居民,呈现出多方面、多层次、多样性的精神文化需求。“两高”过境的六洞地区,民族民间文化丰富,节日众多。这一地区传统节日所展示的不仅是美丽的古村落文化、独特的饮食文化等物质文化,还有如多彩的服饰文化、纯朴的信仰文化、丰富的歌舞文化等非物质文化以及质朴的乡风民。这些历史悠久,种类齐全,内容丰富,底蕴深厚,影响深远的传统文化,必然吸引着海内外文化体验者、民俗考察者、民族研究者、文化采风者、旅游观光者、猎奇探幽者的眼球,触动着他们的文化神经。“两高”的建设,拉近了城市与这一地区的时空距离,我们丰富的文化遗产,为满足这些人的文化需求提供了便利,同时也使“两高”过境地区的文化得到充分的利用。当以传统节日为载体的民族文化成为改善群众的生活方式的时候,他们会自觉地对本民族文化进行深层次的保护,从“要我保护”变成“我要延续”,这样才能使文化遗产在利用中得到保护。只有当老百姓自觉的“我要延续”的时候,才能真正做到文化遗产在保护中得到利用,在利用中得以延续。

  二是加强文化品牌的建立。我们的传统文化资源虽然在旅游活动中不断得到开发,但是这种开发多数还处于低层次和表面化上,传统节日、民族饮食、传统民居、服饰、民俗等方面内涵的挖掘和利用还十分欠缺。“两高”过境的地区有侗族大歌、侗戏、侗族琵琶歌、侗族芦笙会、侗族“月也”习俗等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文化遗产都是省级以上保护名录,2009年,侗族大歌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我们应通过各层面媒体大力宣传,广泛深入挖掘文化内涵,建立文化创意产业,让这些文化遗产成为文化品牌,成为我们强有力的核心资源。

  三是加大对民族文化遗产政策性保护。目前,针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政策,国家、省已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如《文物保护法》、《非遗法》、《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贵州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条例》,州人民政府也出台了《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民族文化村寨保护条例》。我们应以此为原则,对民族传统活动中沿用的场所、建筑、设施,各民族的习俗、信仰,著名的民间文化艺术传人,优秀的民间艺术代表作品,民俗专家,民间文化历史典籍,民间传统艺术,民间技艺等等方面的法律法规进行再细化,提出政策本地化、行业标准化、领域规范化,使政策具有更强的可操作性。只有让法律具有可操作性,我们的文化遗产抢救与保护工作才能由无序到有序,从根本上实现保护与延续。

  四是建立多部门联动管理机制,加强对文化遗产的保护。“两高”过境地区的文化遗产种类繁多、覆盖广阔,保护工作涉及到文化、民族宗教、教育、农业、林业、住建、国土、旅游、公安、工商、计生等政府各个部门。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我们要建立整套联动协调的工作机制,共同将文化遗产保护好。这些部门应制定不违反上级精神的本部门对保护文化遗产的激励机制和保护机制,鼓励村民遵照传统习俗开展文化活动,对自觉保护、延续传统文化的村寨、村民,经文化、民宗部门认定后,对如户口申请、入学办理、扶贫帮困、农业生产、林业发展、水利保障、基础建设等涉农资金补助、涉农项目安排、涉农事业发展、涉农生产生活、涉农基础建设、涉农事情办理等方面给予优先安排,让传统文化守护者切实感觉到保存传统文化在现代生活中特别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各部门特别的关照与尊重,才能保护住文化生存的土壤,才能激发他们从内心更加自觉地保护和延续本民族传统文化。

  五是要加大“民族文化进课堂”工作的力度,加快“民族文化进课堂”的速度,拓宽“民族文化进课堂”的广度,提升“民族文化进课堂”的深度,把“民族文化”的教育作为少数民族地区素质教育的主要内容,真正做到“民族文化传承从娃娃抓起”,夯实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传承的基础,链接民族传统节日传承缺失的链条,让我们的下一代从小做起。只有我们做到了这一点,夯实了基础,我们就可以从根本上缓释民族文化传承危机的风险。

  六是建立政府投入为主,广泛吸纳社会资金参与文化保护的资金投入保障机制。“政府主导”是文化遗产保护的主要原则之一,在一年一度的民族传统节日活动中,可以实行由政府出资,民间办节的方式开展,由民间在节日中举办各种歌舞比赛和其他民间工艺制作比赛,让传统节日真正成为民族文化传承的前沿阵地。

  “两高”过境的六洞地区有着丰富而鲜活的文化遗产,是我国文化重要组成部分。以传统节日为土壤开展的民族文化保护模式,是六洞地区积极探索科学保护文化遗产的模式。这种模式虽然不是唯一,也可能不是最佳模式,但这种模式必将在“两高”建成后的区域经济快速发展、社会飞速前进中实现文化遗产的完整性和原真性发挥着重要而现实的积极作用。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