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乡愁的文斗梯田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7日 09:29:05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发现”文斗梯田纯属偶然之中的必然。因工作关系,我曾多次舟车下乡文斗。沿途两岸风光不尽胜收,然忘怀之景却难得觅见。直到今年国庆,我带着自驾的愉悦,无拘无束驱车去文斗苗寨,驶至乌斗大山拐角时,前方豁然开阔,便稍作停顿,下车察天观色。惊鸿一瞥之间,一片接天连地的梯田跃入眼帘,稻穗在阳光下金波闪耀,气势壮观,令人悚然一愣。如此美景之前来来去去怎么没有发现呢?心头不由番然醒悟,若不是修通公路,从湖区乘船也枉然,是看不到的。要看梯田全貌,只有站在遥遥相望的平鳌坡头,这才是最佳观测点。长期以来,这片梯田藏在“深闺”人未知,也许是人们没有找到好的视角的原因吧。

  文斗是中国传统村落,地处高山峡谷地带,山多田少,粮食不能自足,农人历来对农田十分珍视。向山要粮、开发梯田成了他们最大的农事活动。这些开垦在山上的农田,文斗人称为“高坡田”。这些梯田随山就势,因地制宜,宽者有数亩,窄者仅有簸箕大。尤其是在山冲造田时,为减少填方的劳动量,人们往往要先伐巨松铺底,后覆土打夯填基,再垒石砌埂。有的梯田因工程浩大,需要一、两代人才开垦完成,这体现了惊人的执着和勇毅。为防止山洪泛滥和及时排出内涝,造田人在容易爆发山洪的地方,用规整石块在田坎底部砌成方口形的暗道,既可泄洪护田又在旱季时引水浇灌。如今这些古梯田,已成为一道道独特的风景,堪称稻作文化遗产的典范。

 

  

  排洪暗道

  这片梯田分布在文斗苗寨北面斜坡的“冉松”和“岩板”坡上,面积600多亩,是全村的主要产粮区。大坡从文斗后龙山界上延绵而下,呈45度角斜坡插入乌斗溪。当地族谱表明,这些稻田最早形成于宋元时期,最晚于清末开垦完成。由于梯田距寨子有4华里,在没有公路前,山路崎岖,上下来往很不方便,特别是经过岩板坡时,因无路可走,当地人只有在石板上开凿出仅能放下脚板的浅印,让行人慢慢移步行走。因路远难行,很多农户把牛圈建在田边,便于管理和积肥。若喂养的是水牛,还得在圈边挖个小水塘,供牛洗澡。如今随着水泥公路经过此地,这些农田一跃成为文斗村的上等好田,村民运肥、栽秧、打谷都用上车辆,方便多了。

  当地人对料理农田是很用心的。虽然酷暑尚未消去,开镰收割还有些日子,但勤于劳作的文斗人闲不下来,他们顶着烈日或修理田坎杂木,或夯筑田埂。今年50岁的村民姜绍洪长期在外打工,责任田送给族人耕种,他回家不到几天,就到自家田块“巡视”了一番。他发现有一处田埂被“猪崽虫”拱出很多洞眼,便再也坐不住了,接连几天从家里包着“晌午饭”到田头施工整治,一锄一锤培土夯实。80岁的姜冠雄老人也带着儿子正在砌筑崩塌的田坎。他说这丘田是家里分得的一丘大田,年出谷1500多斤,是一家老小5口人的口粮田,必须得管理到位。尽管他自己年纪大了,砌坎这些重活也帮不上忙,但干砌石坎还是讲究技术的,他怕儿子没经验砌不好,就到场指挥。由于梯田坡度大,为函养水土,他们在修理田边的杂木,遇到杨梅、茶油等经济树种一般留下,其他杂木则疏密有隙适当保持一些,不会统统砍倒,因其在固土护坎的同时也能在炎热季节有阴凉歇息之所。在坡脚下边的一丘长块田边,一家老小正在“盘割”田坎上的杂草,再堆放田里烧灰积肥。正因为如此,这些成摞成片的梯田四边干干净净,清爽宜人。

  随着文斗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力度的加大,县乡有关部门正在研究梯田保护利用方案,拟规划建立文斗“稻鱼农耕文化观摩体验实景展示区”,严格控制基本农田规模,重视村寨周围自然景观、田园景观、生态环境的整体保护,延续村寨与山水田园、自然植被的融合与共存关系。政府在保护区内恢复重建“稻鱼”复合农业系统和传统“牛耕”方式,延续“耕种一季稻、放养一批鱼”的传统农业生产,通过整修恢复牛圈、修复重建传统水渠等传统农耕设施,完整诠释当地传统稻作文化。

 

  

  梯田全貌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