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薰琹80年前在花溪以其孤本《贵州山民图》

文章来源:孔学堂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1日 11:16:02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2017年底,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特展开展,这大约是最近几年来排长队看的一次展览,几乎云集了民国以来所有的大艺术家。我第一次看到了庞薰琹的几幅原作《盛装》和《背篓》等,一下惊艳到了我,记得庞薰琹曾说过一句话,“如果我的作品能使你感到一点美感的话,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真的是太美了!而恰好是我做贵州行的心理准备期,可以说,在最合适的时间,让我迎头撞上了最美的画。

 

  庞薰琹《盛装》,1942年,水彩画43.5x44.5cm,中国美术馆馆藏

  《盛装》是画家在画完正面戴着百家锁的盛装苗族妇女后,为展示她的发型和头饰,又在身后画了背面的一个她,这两个形象彼此存在明显的镜像关系,与其说这幅画的主旨是表现人物,不如说是从民族学的角度如照片般记录下苗族女性盛装服饰的正背面。庞薰琹以艺术家的眼光敏锐地捕捉到苗族服饰及纹样的形式特征,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与当时民族学、人类学家相关调查的呼应与补遗。而远方淡烟绵延起伏的山峦,正如王阳明形容云贵山脉的一句诗,“天下之山,翠于云贵;连亘万里,际天无极”。

 

  庞薰琹《背篓》,1946年,水彩画 40×30cm,中国美术馆藏

  《背篓》这幅作品,画家刻意细致地描绘了贵州背篓的编扎、背景的树叶和烟雨朦胧的山脉,如今贵州的一些村落依然可寻这样的背篓;而印花布衫的图案、头帕和人物神情明显是一位江南女子,或许是明朝时开疆拓土巩固边疆在安顺屯堡安家落户的南京人后裔。这时的画家不仅仅是画家,而是经过一系列的田野调查后,将考古学、人类学和民族学的研究成果运用于美术研究的一位重要先驱,用现在的话表达就是艺术家在跨文化视野下进行的“寻根”绘画创作。

 

  一、 庞薰琹是谁?

 

  庞薰琹《自画像》,1931年,31.8cm×27cm 纸本素描,庞薰琹美术馆藏

 

  庞薰琹(1906-1985),江苏常熟人。1921年考入上海震旦大学学医,课余学绘画。1925年,他赴巴黎学画。通过徐悲鸿夫人蒋碧薇的关系,庞薰琹进入叙利恩绘画学院学习绘画。在他“探索的一生”里,作为中国现代艺术运动的先驱,发起创立了中国第一个现代绘画社团“决澜社”(1931年),无论是康有为的中国画衰敝论,还是陈独秀的美术革命对他基本上没有产生影响;1936年任教于北平国立艺专图案系;1939年抗战南下昆明,受聘中央博物院筹备处研究院,深入贵州贵阳、花溪、龙里、贵定、安顺等八十多个村寨进行田野调查;1940年受聘于四川省立艺专,担任实用美术系主任,兼任重庆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1947年在广东省立艺专任教授兼绘画系主任,兼中山大学教授。1948年,拒绝美国大使司徒雷登邀美执教之聘,由粤返沪,迎接解放。1956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在北京正式成立,任教授、第一副院长,关注国计民生,成为中国现代工艺美术事业的开拓者。

 

  庞薰琹《地之子》,1934年,水彩 40.5×37cm,常熟庞薰琹美术馆藏

 

  庞薰琹画的妻子丘堤像,也是女画家,麻布油彩 30年代初

  1957年,庞薰琹被错划成“右派”。他这样记录着:“我从1949年到1972年的二十三年中,只画过五幅小油画,是不是我爱画小油画?不是。因为在我的房间里,找不出比两米大的空地,我只能把画布框子靠在一只椅子上,人坐在一只矮小的板凳上来画;是不是我爱画花?也不是,我想画人,谁敢理睬我让我画?我想画风景,我的处境和经济不允许我去游山玩水。只有花,有些好心人采些野花送我,我还在垃圾箱中捡些人家不要的花,我把倒头烂叶的花画得美些,我相信生活总会逐渐美好起来的”[1]。直到1979年恢复政治名誉、恢复高教级别。198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因病去世,遗作捐献家乡常熟。1991年,庞薰琹美术馆落成开放,馆藏庞薰琹毕生作品近五百幅及大量研究庞薰琹的文献资料。

  傅雷1932年在《薰琹的梦》一文中评述:“梦有种种,薰琹的梦却是艺术的梦,精神的梦。他把色彩作纬,线条作经,整个的人生作材料,织成他花色繁多的梦。”[2]

 

  庞薰琹《静物》,1947年,油画 48×38cm 中国美术馆藏

 

  庞薰琹《工艺美术集》,1941年设计,1981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二、 庞薰琹为什么来到贵州?

  1938年底,原供职于国立北平艺术专门学校的庞薰琹,在抗战全面开始后,与学生一起南渡远离日本侵略的炮火。从上海转站湖南沅陵(古辰州)后到昆明,庞薰琹住在青云街,受陈梦家、沈从文等人鼓励,山河破碎时的偏安一隅,开始研究古代装饰纹样,绘著《中国图案集》共四册,在西南联大教授中传观。而一次偶然茶话会的机会,因闻一多的隆重推介,使庞薰琹在学者云集的昆明获得了不期而至的赞誉、欣赏和推崇。

 

  庞薰琹《中国图案集》第二、第四册(封面),1939年

  闻一多的胞弟闻家驷与庞薰琹在巴黎留学时同住一个楼,由于这一层关系,所以当庞薰琹到了昆明时,闻一多就过来看望庞薰琹,并观赏了他的新作《中国图案集》和《地之子》、《路》等油画作品。闻一多这一看,惊讶于庞薰琹作品的震撼力,对其大为赞赏。几天以后,闻一多亲力而为,借罗隆基家的客房,为庞薰琹布置了一个小规模的展览,期间还举行了一次茶话会。这次茶话会完全是一次流寓昆明的著名学者的雅集,他们是曹禺、凤子、孙毓堂、梁思成、林徽因、朱自清、梁思永等人。由于《中国图案集》独特的艺术面貌,使庞薰琹与众多知名的文化学者建立了友谊,不久,梁思成和梁思永兄弟俩引荐庞薰琹进入中央博物院筹备处研究古代艺术的收集和研究工作,开始接触彩陶、玉器、青铜器、汉画像砖等考古实物,并对文物上的传统纹样产生强烈兴趣。

 

  庞薰琹《中国图案集-饕餮》,纸本水墨水粉27×26cm,1939年

 

  庞薰琹《中国图案集(Ⅱ)3阳乌》,纸本水墨水粉,1939年

  1936年至1946年间,国立中央博物院曾组织了三项少数民族的调查和研究工作,分别是:川康民族考察、贵州民间艺术考察和云南丽江纳西族调查。1939年11月20日,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向教育部呈报了关于“贵州民间艺术采集团出发日期、工作地域及经费支用请准予备案”的公文,此公文主要内容为:“关于黔省民间艺术及工艺品决定开始作系统的调查及采集。现已遴派专员庞薰琹,并借调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助理员芮逸夫(1897—1991,江苏滦阳人,著名人类学、民族学专家)等成员组织贵州民间艺术采集团,工作地域暂定为贵阳、定番、长寨、康顺、安顺、普定、织金、郎岱、黔西、大定、毕节、威宁等处,期间约需两个月至三个月。”[3]

  1939年12月9日,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陈立夫批复了国立中央博物院组织贵州民间艺术采集团前往贵州从事民族艺术调查、民族文物采集的呈文。当日,由庞薰琹和芮逸夫组成的贵州民间艺术考察团从昆明出发前往贵阳,携带3000 余元考察经费及应用工具,庞薰琹负责纹様图案采集,芮逸夫负责语言、歌谣和故事方面的搜集和研究。

 

  庞薰琹《捉鱼》,1946年,水彩 55cm×41cm,庞薰琹美术馆藏

 

  庞薰琹《笙舞》,1941年,水彩52cm×39cm,庞薰琹美术馆藏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1]庞薰琹著《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是2005年三联书店出版。

  [2]傅雷《庞薰琹绘画展览会序》,《傅雷文集》,当代世界出版社2006年版,第567页。

  [3]李霖灿《国立中央博物院的民族学研究》南京博物院编,南京博物院集刊,12,北京文物出版社。

  作者简介:

  王碧蓉,198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群言》杂志社编辑、记者,1990年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先后就读于蒙那西大学艺术系和澳大利亚心理咨询师专家学院;2011年开始任中国国家博物馆官方网站外文版主编,多年来一直关注近现代艺术史、民国史,著有《百年袁家》,现为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特聘顾问。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