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冈本土历史茶文化

文章来源:凤冈报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4日 11:32:37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凤冈境内,早在隋朝就设明阳郡,治所在今绥阳镇第二小学所在地,唐代又设夷州,州府亦设隋明阳郡治所旧址。唐代陆羽著《茶经》载“……夷州茶,往往得之,其味极佳”,经考证,这正是指唐夷州故土上的茶。

  凤冈县城,于明朝“洪武七年七月戊辰,设思州龙泉坪长官司”(据《明实录》载),即公元1374年8月12日,在今凤冈设龙泉坪长官司,隶属石阡府,司衙设在今县委大院后侧,现还可见土司衙门遗址上的石墙、石阶檐。

  明“万历二十九年四月丙申,废龙泉长官司改置龙泉县”(据《明实录》载),即公元1601年5年30日,凤冈县城正式设县,改土司衙门为县衙门,仍隶属石阡府。此为凤冈建县的开瑞,迄今已有400余年历史。

  民国二年(1913年)九月,因全国有贵州龙泉、江西龙泉、浙江龙泉,三县同名,故只保留浙江处州(今丽水市)龙泉一县,贵州“龙泉县”则改为“凤泉县”,取凤凰山及龙泉之意。民国十九年(1930年),改“凤泉县”为“凤冈县”沿袭至今,取“凤鸣高冈”之意。

  为何在谈善待凤冈历史茶文化时,要回顾凤冈建置沿革呢?其意义在于提示,凤冈地域曾经建郡、设州、设县,其州名、县名多有更替,因此,在研究凤冈茶文化时,应根据不同朝代,甑别相应的州、县建置称谓来发表公开论述,才能避免出现混淆历史,张冠李戴,避免扯别人衣襟搭自己脸面之笑谈。

  凤冈从唐代起,首次出现夷州茶的记载至今,跨越了宋、元、明、清、民国至新中国,历经一千多年,这其间的历史长河中,不要认为茶的文化缺少,而是较多,只是没有用心挖掘到位。

  近几年,通过当地爱好者的努力,部分有关凤冈茶的历史文化正在逐渐浮出水面。先列几例如下:

  如,《贵州古代史》载:“夷州义泉郡 公元六二一年(武德四年)罢隋明阳郡,于其原领的绥阳县地置夷州……州治绥阳县,在今凤冈西北。”其西北指的是今绥阳镇街边一个旧名叫“城址”的地方。此处现在还有长数百米,宽3—5米,高1-3米的夯土残缺城墙留存,这就是《茶经》载“夷州茶”在凤冈的有力佐证。

  如,清乾隆《贵州通志》载:“龙泉,在城内凤凰山下,泉自洞中流出,大旱不竭,一邑资其灌溉,县之得名以此。城外又有小龙泉,水甘冽,取以烹茶味甚佳。”这个小龙泉,指的是今凤冈县城北部文峰塔旁的小龙井。

  又如,中华山《梅花诗》:“湘竹架厨通泉径,烹茶煮茗三足崎。万古徽猷高过石,梅花千树岁寒时”。这是明末清初时期,高僧达官们在凤冈王寨中华山寺参禅悟道时留下的诗句佳作,诗中描写了中华山的景色,以及用竹筒架取山泉煮茶的场景。因该诗后句残缺,上世纪八十年代杜运开先生补之。

  又如,回龙《鞍上草》一书题为《诗清都为饮茶多》曰:“滔滔清绝咏如何,都为茶能咀嚼多。诗觅源头烹活水,饮酣蒙顶泻悬河。仙灵通已尘心洗,昏滞雪将俗艳磨。神到毫巅高吐嘱,香回舌本爽吟哦。津津趣永词俱润,习习风生气倍和。凤饼龙团腴尽咽,金科玉律妙成呵。饭餐欲少身偏健,酒吸忧伤兴易魔。惟有昌明真益我,赐叨茎露畅赓歌。”这是清咸丰年间,凤冈进士王荣槐,为躲避“白号军”之乱,而营居安子屯营盘六年,空闲时写下的数百首诗中,其中一首写茶的律诗,诗中列出了名茶,道出了饮茶可以清心,能够健体的亲身感受。

  又如,西山施舍茶汤碑:“笃宗族有似文正,事挽母无异王祥,赈邻朋,提墒亲。春闷渴烦,路施茶汤……”这是清代晚期,凤冈龙泉西山罗家寨乡贤罗武星的功德碑。碑文表彰主人罗武星,一生做事公正,孝敬父母及乐善好施等事迹。特别是每逢春耕农忙时节,他便同家人一起,在人流繁忙的古驿道旁,垒起土灶,架起大锅,熬煮好油茶汤,免费向劳作、赶路之人,施舍香烹烹的凤冈油茶汤,俗名干劲汤。这种油茶汤,既能充饥又能解渴,还可提神。此正是借茶施善的百姓义举。

  又有如,民国重刊《太极洞经验神方》,此书中用茶入药的方子就有30多个。该《神方》是由凤冈当地名医,捡点古人的神奇药方300多条编著而成,方子中所治之症,包涵了内、外、妇、儿、五官各科及诸多疑难杂症。在过去,称十里无医为绝地的凤冈蛮夷山区,有此神方,无疑是这方民众的福音。此方就地取材,用茶入药进行疗疾,这可说是凤冈茶文化中的又一历史瑰宝。

  上述均为凤冈本土茶文化的点滴经典,其实湮没在民间的应该还有很多。今天,我们该如何去挖掘?如何去认识它们的价值?如何把它们呵护好利用好?这是作为“全国产茶大县”“中国名茶之乡”“中国富锌富硒有机茶之乡”的凤冈,作为已获得“中国驰名商标”保护的“凤冈锌硒茶”,都不该忽视和回避的问题。要倍加重视、珍惜、保护、善待、利用这些即将湮没的本土的历史茶文化遗产,才能稳得住凤冈茶叶生产这个重要的产业。

  如今,凤冈的茶叶生产可谓如火如荼,蒸蒸日上。但凤冈茶产业与茶文化到底该怎样融合,怎样形成合力而生成实效呢?这是早就讨论但仍是一个任重道远的话题。 (汤权)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