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播州宣慰使杨铿墓志铭考释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2日 10:05:14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2013年4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今遵义市红花岗新蒲镇新蒲村官堰组洪江边发现杨铿夫妇合葬墓,出土杨铿夫妇墓志铭各一盒。其中,杨铿墓志出土于墓葬中室门外中轴线上,志盖、志铭各一方相对叠合,外用铁皮十字封装,盛于石函之中。志铭楷书,文字阴刻,表面涂朱。正文直书,由右至左,五十三列,约三千字,记录了播州杨氏家族史及部分传承关系,特别是杨铿向明朝廷臣服后,为朝廷率军出征的功绩等。兹参拓片校录志铭并分节考释于下:

  明故亚中大,夫播州宣慰使司宣慰使杨公墓志铭

 

罗琛篆杨铿墓志盖拓片(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上为志盖,篆文阴刻,涂朱书丹。由左至右,竖排四列,凡二十字。本志别无题额,亦无题名。根据志末题名,篆盖者为中顺大夫播州宣慰使司同知罗琛,时已致仕。下为志铭。

  公讳铿,字广成,姓杨氏。杨本出于太原,唐乾符初,赠太师讳端者,宦游会稽,后寓长安。适南诏陷播州,有旨募将安之。太师应命以行,夷人畏服,因领其郡,子孙遂世为播州牧。以忠勇闻,至宋尤盛,有封公、封侯伯者,有赐庙、赐食封者。

  播州土司杨氏,开基始祖杨端,其人其事,唐末宋初,载籍不见。有无其人,殊难考证。清郑珍之修《遵义府志》、民国谭其骧《播州杨保考》、今人禹明先《杨端考》等,多予怀疑,乃至否定。

  曾祖邦宪,元授龙虎卫上将军,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使,播州管内安抚使,赠荣禄大夫、柱国,追封播国公,谥惠敏。妣田氏,赠播国夫人,谥贞顺。

  元授杨邦宪绍庆珍州南平沿边使职,袁桷《杨汉英神道碑》作“绍庆珍州南平沿边宣慰使”,有“宣慰”,无“等处”二字;《国朝文类·招捕总录》思播条下作“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抚使”,但为“宣抚”,非为“宣慰”;《元史·杨赛因不花传》作“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已有“等处”,复有“宣慰”;宋濂《杨氏家传》同于《招捕总录》;廖琛《杨铿墓志铭》仅作“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使”,不言“宣抚”,不言“宣慰”,职衔模糊。而宋授邦宪“绍庆珍州南平安抚使”职,“节制屯驻镇戍军马”事,《招捕总录》之外,诸书不载。《杨汉英神道碑》记载最早,源自碑主行述,殆当可信。《招捕总录》虽为晚出,然出自官府档册、朝廷政书,似亦有据。二载互异,难断孰是。

  祖汉英,袭父爵,授金虎符,寻授沿边宣慰使、播州军民宣抚使,赠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追封播国公,谥忠宣。妣田氏,封播国太夫人。伯考嘉贞,授资德大夫,遥授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左丞,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播州军民宣抚使,播州等处管军万户,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上护军,佩三珠虎符。妣田氏,赠永安长寿郡夫人。考城,左丞同母弟也。元授嘉议大夫,遥授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参知政事、播州沿边溪洞招讨使。妣田氏,赠仁寿郡夫人。

  此言“祖汉英”,当为“伯祖汉英”。据宋濂《杨氏家传》,汉英“无子,以弟播州招讨安抚使如祖之子嘉贞嗣”。志主杨铿,乃邦宪、如祖、杨城一系,非邦宪、汉英、嘉贞一系。墓志仅言“伯考嘉贞”,不言“伯祖汉英”,似有隐讳。汉英过继嘉贞承祧,非独杨铿墓志铭隐讳不提,汉英神道碑铭同样隐讳不提,独杨铿入京请托宋濂所作《杨氏家传》及之,未知何故?

  汉英之授沿边使职,《汉英神道碑》记为“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比较同碑邦宪授职,始有“等处”二字。《杨铿墓志铭》此仅“沿边宣慰使”,不言“绍庆珍州南平等处”,前承邦宪授职“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而来,殆省言之。

  志铭“考城,左丞同母弟也”,盖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左丞为嘉贞最高职衔,遂尊嘉贞曰“左丞”。后之杨城,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参知政事为其最高职衔,尊曰“参政”。杨城之授湖广行省参知政事,首见于《杨氏家传》,再见于杨城墓碑,三见于杨铿田氏墓志,四见于杨铿墓志。至于何年授职,史无明文。以参政本为元职,而至正二十二年播南陷于明氏,至正十二年嘉贞得授左丞、杨城随同升职绍庆宣慰推之,杨城之授参政,当于至正十二年后,至正二十二年前的十年之间。

  嘉贞生忠彦,忠彦生元鼎,皆袭厥父职。元鼎卒,无嗣。时伪夏政衰,大明皇帝定鼎金陵,改元洪武之四年,天兵西向,父老杨从善、杨□、罗□□□公曰:“今真人出受天命,遣将西征。我民欲□□□□长者,明公于先侯□最近,盍□吾□以迎王师,而绳祖武□□□□?”公盛辞□从善等复白诸长寿郡夫人曰:“今天兵至矣,我民无所适□。参政公□贤而能,立以为长,臣附于我大国君,庶几杨氏宗祀勿替引之。” 夫人□曰:“是□□也。”遂命公继元鼎后。公辞□□,□是率厥属纳款以朝,授中顺大夫、播州宣慰使,寻以例改授亚中大夫、播州宣慰使司宣慰使。

  杨从善,事迹无考。罗琛,方志有传。康熙《遵义军民府志》:“罗琛,播人,系太保公罗荣二十六世元孙,世守播地。元末明氏僭号于蜀,普安割据于滇,明洪武创兴,间道入金陵,负籍以献。朝廷嘉其功,敕仍以播州宣慰使司职衔,世守播土至杨应龙叛。万历庚子平播,后遂改土为流。其子孙至今科第不乏,今己酉科举人罗士栢、贡士罗尔达即其嫡裔,衣冠济济焉。有忠爱堂自叙,详见艺文。”乾隆《贵州通志》卷二十人物:“罗琛,播人。元末明玉珍僭号于蜀,太祖创兴,琛间道入金陵,负版籍以献,朝廷嘉其功,仍以琛为播州宣慰使同知。”

  志文“明公”,特指杨铿。“参政公 □贤而能”,志湮一字。推其文意,或为“男”“子”等字,特指参政公杨城之子杨铿也,非谓杨铿得称参政。铿在元、夏,并未袭职,无甚官职。证诸越升《杨铿夫人田氏墓志》“于是为嘉议大夫,播州沿边招讨使,遥授湖广左丞,参知政事男铿□”等字,便知其意。

  志铭提及忠彦、元鼎皆极简略,想必二人要么寿命不长,居官不久,难有作为。要么朝代更替之时,变乱重生,惟有守成自保,冀求一方安宁。父子皆无所为,妻母自无封赠。夫人既无懿行,志铭自无叙及。忠彦、元鼎父子,生卒袭职年月,志铭诸书不及。略为推之,嘉贞卒年、忠彦袭职,大约至正六年(1346)之后,十二年(1352)之前。忠彦卒年、元鼎袭职,大略至正十二年之后,天统元年(1364)之前。元鼎卒年,大略天统元年之后,洪武四年(1271)之前。

 

杨铿墓志铭拓片(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公性温而厉,言简而信,人咸服之。居家,庭无间言,积数千指而不析爨,待宗族尤加亲睦。凡岁时燕会,长幼秩然有序,翕然有礼,君子称之。初,参政公尝抚其从弟绮。公既承重,以其田宅悉让与之弗问。元鼎母夫人田氏,尝鞠族子彛。未成立而夫人终,公为之择明师,选良配,树恒□□□。郡有□者、冻者,颠连而无告者,公则以其帑之所积、廪之所储周之,不问戚疏。

  据 《 杨 汉 英 神 道 碑 》 , 汉 英 四 子 ,嘉贞、嘉誉、嘉祐、嘉禧。而依《杨氏家传》,汉英无子,其妻田氏以弟播州招讨安抚使如祖之子嘉贞嗣,知嘉贞、嘉誉、嘉祐、嘉禧,同为如祖之子。嘉贞为长,中经忠彦、元鼎,三世而绝,嘉贞妻田氏以如祖季子、嘉贞同母弟杨城之子杨铿为嗣。嘉贞长房绝嗣,三房顺位袭职,是知嘉誉二房亦绝。此云杨铿从弟绮,当即如祖四子嘉禧之孙。又云杨城尝抚杨绮,是知四房嘉禧早卒。如祖四子,杨城而外,所在短命,香火断绝。思播田杨,世代姻亲,不出二姓。近亲繁育,自多夭折。杨氏后裔自传杨嘉城者,职衔履历,等同杨城,无非汉英神道碑之嘉祐别名嘉城,实为如祖三子杨城耶?杨铿从弟杨绮(或作杨锜),从兄杨杰,胞弟杨瑾、恕祥、杨章诸人,史传、实录,略载其事。

  族子杨彛,元鼎、杨升辈人。按,如祖、汉英同辈,杨城、嘉贞同辈,杨铿、忠彦同辈,杨升、元鼎、杨彛同辈,是元鼎、杨彛正为杨铿、忠彦子侄。忠彦卒,元鼎嗣职。元鼎卒,无子,忠彦夫人田氏鞠族子杨彛为嗣,未成立而夫人终,惟遗杨彛茕茕孑立。嘉贞一脉,忠彦、元鼎,三世相继,倏忽而绝。杨彛事迹,《明实录》载其事曰:“洪武十七年十一月庚寅,播州宣慰使杨鉴遣其侄彛贡马,赐以绮帛、钞锭。”《实录》铿、鉴,繁体形近,三书而误,实即一人。

  居官,明而廉,勤而果,人莫敢欺。所辖若容山、草塘、鳌溪皆强疆之獠,素号难治,而□为良民。广袤奚翅三二千里,皆外户不闭。行师,勇而不残,威而不猛,能与士卒同甘苦,故所向多捷。

  容山,今遵义市湄潭县境,明播州容山长官司地。司治何指,已难考证。或谓其在新南镇流水村境,盖乡谚有云“容山脚下吉龙场,前年古道去西方”。吉龙场,乃接龙场,在新南镇流水村境,容山或在此地。又,湄潭县境,今无容山地名,亦无容山山名。长官张氏,已无后裔居此。今播州区境苟江、尚稽、新民等镇张氏,或称容山张氏后裔,依据廖廖,难考确否?

  草塘,今黔南州瓮安县草塘镇境,明草塘安抚司地。景泰《寰宇通志》卷六十九播州宣慰使司“沿革:草塘安抚司,在宣慰使司东百二十里。元为草塘长官司,隶播州宣抚司。国朝洪武十七年,改为草塘安抚司。”

  鳌溪,今遵义市余庆县敖溪镇境,明播州余庆长官司地,朝廷设敖溪驿于此。志铭“鳌溪”,景泰《寰宇通志》馆驿作“鼇溪”,天顺《大明一统志》无馆驿门,未记。嘉靖《四川总志》公署作“鳌溪”,今行政区划作“敖溪”。同音异字,皆指一地。

  当 南 征 时 , 敕 谕 备 精 兵 二 万 、 战 骑三千、军饷三万斛以给将士。且我师计以亿万进,悉由兹道。□□者咸潮起□□,摩肩接踵相继而至。众恐甚,以生将弗获保,公悉心罄力周旋其间,不避艰险。凡所科,必首于家而后于民,若粮则求于积粟之民,骑则问于畜马之家。善武略者,命领乎士卒。善会计者,督乎转运。弗逾月,悉如敕旨。

  杨铿奉调南征,乃洪武十四年事。《明实录》载:“洪武十四年九月壬午,遣使赍敕符谕播州宣慰使杨铿曰:“曩者元纲不振,乱兵四起,四海之民不遑安处。朕既混一寰宇,四征弗庭。蛮夷酋长,罔不称臣入贡。其或志在侦伺,未笃事大之诚,徒取祸败。尔铿世守播州,作朕藩屏。然轻听浮言,易生疑二,故积愆日深。今大军南征,多用战骑。尔当以马三千,率酋兵二万为先锋,以表尔诚。符至奉行,毋违朕命。”

  及振旅至西堡、搒土、平坝诸寨,蛮人望见公所竖旌旄,骇相谓□□杨播州军也,辄引去。

  西堡寨,今安顺市普定县马场镇,明西堡长官司地,约今马场镇上官寨。

  搒土寨,今址无考,要非安顺州属西堡长官司、宁谷长官司下三十三寨之一或邻州蛮寨。

  平坝寨,未知为概称,还是确指。弘治《贵州图经新志》卷十四平坝卫指挥使司建置沿革言其地所在云:“禹贡荒服之地,天文参井分野。秦置黔中郡,以其地属之。汉唐宋俱为罗殿国地,元为金筑府地。洪武二十三年始置平坝卫,隶贵州都指挥使司,领千户所五。”平坝,名寨、名铺、名仓、名驿、名卫、名城、名县,次第为之。

  余所攻,若大、小二乖西苗民,据险不服,裨将必欲屠之。公曰:“此亦人也,当以言招谕。”于是渠魁黄谷林、黄龙孔、蓝八保等悉降,余赖活者不下数□□。

  乖西分大小,小者无考。大乖西,今贵阳市开阳县双流镇境,其地有乖西府、洗马潭、龙泉寺旧迹。弘治《贵州图经新志》卷一贵州宣慰使司山川云:“洗马潭,在治城北八十里,地名大乖西。俗传诸葛武侯南征时洗马于此,故名。”杨铿之平大小乖西,或当洪武十年、廿年两事。金幼孜《追封夏国武毅公祠堂之碑》:“自平蜀之后,调贵州卫。岁丙辰,蛮人作乱。公率兵连岁攻破瓮揑、洛邦、红边、乖西等寨,斩获无算。降土酋王万全,贼首龙小思走死。蛮人自是闻公名皆心胆震掉,目公为顾老虎。”

  乾 溪 、 臻 剖 六 洞 、 都 匀 洞 蛮 皆 结 砦自固,毒强矢以待,首尾应援,人不敢深入。公阴察其出没,诚厥士卒曰:“后鼯鼠□也,所恃者险,□若轻行掩之,必□死也。且我师如霆如雷,靡攻不下,况此小孽,何慎无恐。”明旦,率所部鼓噪以进,蛮人出敌,果败。遂俘其酋,杀十人,余当 □平□。

  乾溪,或今黔南州瓮安县干平营地。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121瓮安县云: “乾溪寨,在县东。或云元所置乾溪吴地等处长官司也。明初,废为寨。又东有中坪寨。”

  臻剖六洞,谓臻洞、剖洞等六洞,或今黔东南凯里市炉山镇地。乾隆三年,镇远县革臻洞长官司,以其地属清平县凯里县丞。民国三年,因与山东省东昌府清平县重名,以境内香炉山改称炉山县,凯里县丞改称凯里分县。1951年设凯里苗族自治区成立。 1956年凯里设县,为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1983年撤消凯里县,设凯里市。

  都匀洞蛮,当为概指。杨铿之涉乾溪、臻剖、都匀洞事,难考确年。万历《贵州通志》卷十五镇远府纪兵:“洪武三十年丙子,以顾成统兵剿捕镇远蛮贼于溱部六洞。”卷十四都匀府纪兵:“洪武三十一年丁丑,顾成统兵讨破平州六洞长官司苗,坡羡塘、光金、蒙台蛮酋。”

  古州、八万、六根诸洞,洞人负固陆梁,众颇难之。公独以为可平分兵作四队,以扼其吭。不数日间,擒其酋苗虫虎,余皆降之。回攻清水江,士卒粮尽,□□所储,悉弃于山谷中。公察其故,阴遣士卒发之,果获稻三□余斛,兵赖无馁。丑类就殛,西南诸夷之平,公咸与有嘉绩。

  古州八万六根诸洞,约今黔东南榕江县地。杨铿奉调征讨古州八万六根诸洞事,未见它处记载,年月无考。又,明初贵州,清水江二,一为南门河下游清水江,北流入乌江,川黔界河;一为都匀河下游清水江,东北流合舞水入沅江。杨铿班师,率播州土军回攻清水江,当为后者。天顺《大明一统志》黎平府山川云:“清水江,源自生苗地,东至赤溪两江口合新化江。”

  普定、水西、沙溪诸城之筑,□□□多参随。大将若汤信国公和、傅颖川侯友德、沐西平侯英、陈普定侯桓、蓝永昌侯玉、唐延安侯胜宗,咸奇其能而壮其功焉。

  普定城,今安顺市西秀区塔山路地。水西城,今毕节市黔西县城关镇境。沙溪城,今毕节市金沙县平坝镇境。杨铿筑城三卫,乃洪武十四、十五年间事。乾隆《黔西州志》卷八艺文、嘉庆《黔西州志》卷八艺文、道光《大定府志》卷19、45《水西建城碑记》云:“安陆侯吴复,洪武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钦依制旨,于普定府拣选地名阿达卜,建筑城池,至洪武十五年闰二月十七日完备。当年三月初五日,仍领赣州等卫官军,至水西拣选地名郭张,兴工筑城,至五月某日完备,围门守御。指挥:秦艺、蔡聚、张胜。留守中卫千户蒋源,瞿塘卫千户陶信。”按,水西卫、水西城、沙溪城,史籍记载不多,后世几忘。普定、水西、沙溪三城之筑,播兵、杨铿参随其事,下力而已。至若事之主持,城之设计,与其事者,当系吴复、傅友德、沐英、陈桓、蓝玉诸人。犹以吴复、友德为著。汤和、唐胜宗之于黔事,记载寥寥,从时间地点事件人物看,难与播州杨铿筑城三卫交集。殆或与闻其事,始知播军有劳,奇其能而壮其功。

  朝觐以时,□□□□□□方物有差。上尝以公征南之功□于诸部,故眷遇优渥,数遣使宣□□□□□□□。长至节,赐燕华盖殿,上谕之曰:“尔祖宗□□□,尔有今日,尔尚懋修□□□□□□□□□□。” 归,语其属曰:“圣天子恩眷若此,可不以死报?”先后所赐,若楮□□□□□,□□□ 焉;白金以两计,则几千焉;金缯以匹计,则逾□□;□□绣□以□计,则逾十焉。至若内酝之颁,大燕之锡,难用枚举。蜀之贤王屡赏君焉,归则命儒臣歌以送之。岷王分封南诏,首遣使赉□谕以□□召,至则为之礼。

  杨铿入朝,有见于《明实录》者:“洪武二十年,冬十月,戊申朔。壬子,播州宣慰使杨铿以被征入朝,贡马十匹。上谕以守土保身之意,赐钞五百锭。”又,洪武三年、十一年,朱元璋将其皇子分别封为秦王、晋王、燕王、吴王、楚王、齐王、潭王、赵王、鲁王、蜀王、湘王、豫王、汉王、卫王等。十一年封为蜀王的朱椿为其第十一子,二十三年始到成都就藩,建蜀王府,聘方孝孺为世子傅,表其居曰正学,以风蜀人。洪武二十七年,杨铿入蜀,方孝孺作《奉教送宣慰使杨铿还播州诗序》以送之。另有岷王朱楩,周妃所生,建国岷州,今甘肃岷县。

  岁戊寅闰五月,今上嗣位。又五月,备厥方物,携厥子升入贺,且乞以爵委于升,上许之。归次武昌之夏口,不疾而终。时建文元年二月十四日也。享年四十有七。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岁次戊寅。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乙酉,明太祖朱元璋崩于西宫,其孙朱允炆登基,次年改元建文。建文四年六月,燕王朱棣篡位登基,废除建文年号,复称洪武三十五年。翌年,改元永乐。志铭今上,建文之称也。

  娶资政大夫、思州上护军田国公之女,封淑人,有贤行。子三人,长曰升,今宣慰使,谦恭孝友,克缵前绪;次曰复,曰旭,皆明敏笃诚。女二人,长许适怀远将军、贵州宣慰使司宣慰使宋斌;次未许□。孙男二人,曰韶,曰頀。

  思州田氏开疆始祖祐恭封公,道光《遵义府志》录杨爱田氏碑文作“忠果”,与杨铿田氏墓志铭同。惟嘉靖《思南府志》录于观撰田祐恭墓志铭作“思国”。思州田氏,祐恭而外,未闻有封公者。此称田父国公,未解其意?试释之曰:田国公,谓思国公田氏。田氏封公,曰思国。与杨氏封公,谓播国,其理一也,非谓田氏封名曰田国。田父虽未封公,此但尊其称也。又,越升撰田氏墓志铭:田氏,讳善缘,思州女,与夫同庚,年十七适杨铿。曾祖礼斋,元授荣禄大夫,思州宣抚使司,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祖 □斋,授镇国将军,八番顺元等处都元帅。考茂烈,授思州总管□□。氏兄仁厚□□□ 为嗣,授资善大夫,遥授湖广等处左丞。又,茂烈之授资政大夫、仁厚之授资善大夫,《黔南田氏族谱》、别处载籍皆无记录。茂烈之为上护军,同样无考。

  杨铿子嗣,杨铿墓志曰三,夫人墓志曰四,二志剥蚀,孝名难识,未辨孰是。考诸它书,铿子如次:其一孟庄;其二孟高,杨升字;其三孟瑄;其四孟仁。又有杨震、杨珪、杨亮、杨钦四人,《明实录》有载。又有杨埙,见杨铿夫人田氏墓志。又有杨复、杨旭,见杨铿墓志。女婿宋斌,字尚德,号淡斋,贵州宣慰使司宣慰使。或谓水东宋氏,明仅贵州宣慰同知,未考史籍,错误之甚。杨頀,嘉靖《四川总志》卷十四有其妻田氏传。志云:“本朝田氏,杨頀妻。永乐间,頀回自北京,卒于途。田氏闻之,哭泣不食。柩至,自经死。事闻,旌表。”

  公蚤丁外艰,赖母夫人教育。时庐陵 □安□以□明称,夫人特延为公师。及夫人终,公哀恸不自胜,居丧不爽乎礼。且崇儒重□,□□好读书,虽在军旅,不忘俎豆。尤好吟咏,工字书。郡之人得片言只字, □以为荣。所为之文有□□录二卷。冠、婚、丧、祭,一遵古典。大修祖庙,增祭器 □□□□传,置杠梁及所居第宅左旁,缉而一新之阶庭。子弟虽□□之,然教之必以礼法。部使者至州,过其门,观风问政,成宾主 □□。西南世臣,推公为首,别号庸斋云。

  升既奉丧归,邦之耆□□悼,若丧所生,服以□衰。越二月,蜀王以琛为公子弟师,故命琛诰祭以少牢。□二月,上遣行人杨庆亲临其家祭之,圣谕弥渥。及明年,升哭请曰:孤不天,将以二月二十一日丙辰祔葬先人于洪江原左世祖敕忠□□□□、仪同三司威灵英烈侯墓之右。知先人莫先生若也,□铭于石埋之墓中,以示不朽。

  诰祭,给诰赐祭,遣官致礼。明代设行人司,置“司正”及左右“司副”,下有 “行人”若干,以进士充任,掌管捧节奉使之事,凡颁诏、册封、抚谕、征聘诸事皆归其掌握。行人杨庆,行实不详。《明实录》《明史》列传略载其事。

  呜呼!三代以降,世其官者,非无其人焉,不以不义倾则以□□覆,不以奢侈坠则以强暴亡。公繇唐逮今,六百余年,二十有一叶矣,祖孙之相承、簪缨之不乏者,果何道以致之?忠与孝也。当元季时,家国难 □,侯□□息,公复起而继之,俾绳绳不坠,予惠一郡之民,始终一节,卒臻于生荣死哀,岂不谓之大丈夫乎?铭曰:

  锺灵孕秀,气郁葱兮。笃生异人,□□ 公兮。辑厥忠孝,蕴深衷兮。华其□□, □□宗兮。亟将皇命,树丰功兮。南歼猺獠,西羌戎兮。礼严职贡,时会同兮。乃宣王化,何沨沨兮。乃淳民风,何雍雍兮。精金百炼,成神锋兮。孤凤五章,盘层空兮。垂厥永绪,于弗穷兮。流厥嘉闻,于无终兮。

  建文二年岁在庚辰二月 日,蜀府儒士庐陵廖琛撰,中顺大夫、播州宣慰使司同知罗琛篆额,播州玄妙观晚戒杨维震书丹,李荣祖刻石。

  神道碑额,篆书题名,曰篆额。墓志铭盖,篆书题名,曰篆盖。墓碑竖于地表,在于观瞻,碑额篆字之外,多为纹饰。墓志埋于墓道,易被朽蚀,志盖重在保护,少为纹饰。先前碑、志各别,其后碑志不分,盖额为一,由是篆盖亦称篆额。杨铿墓志,观其形制,志铭一方,无题额,无题名,是无篆额。志盖一方,篆书阴刻,丹砂涂文。是知杨铿墓志,篆额即为篆盖,非为志首别有篆额题名。

  又,廖琛,不见载籍,其余事迹无考。建文元年,蜀王命其诰祭杨铿,随钦差杨行同入播州。建文二年,杨升请其撰写杨铿墓志铭。其时播州儒学,仅有长官司学,尚无宣慰司学,志铭廖琛题名,仅称蜀府儒士,非关播州。另,罗琛题名,曰播州宣慰使司同知,当据前职书之。洪武末年,罗琛早已致仕,其子罗钦早已袭职。杨维震,播州玄妙观道士,丹书杨铿墓志铭外,余皆不详。李荣祖,播州石刻工匠,杨铿田夫人墓志亦其所刊,其余不详。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