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市州人大

立法护民生

——贵阳市法制保障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

【字体:      打印本页    阅读量: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2日    来源:人大论坛杂志社

  9 月20 日,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省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贵阳市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决议,标志着一项健康医疗大数据领域的法规诞生。

  “《条例》立法用意非常好,通过大数据的方式推动健康医疗的应用和发展,很有意义。”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主任委员盛荣审议时说。

  盛荣也表达了顾虑,大数据收集关键在数据的应用,是为了方便老百姓了解健康状况和医疗问题,还是其他。推动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是好的,但要保证正确的发展方向,避免产生数据垄断等不良后果。

 

 

  《贵阳市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条例(草案)》专家论证会现场。(贵阳市人大办公厅宣传信息处供图)

 

  健康医疗数据要有法律保障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中共中央国务院“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实施意见》等国家、省的系列文件,对“互联网+ 健康医疗”、健康医疗大数据发展应用提出具体要求。

  但从立法层面上看,健康医疗大数据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指导发展。贵阳市作为国家大数据( 贵州) 综合试验区的核心区、聚集区,是全省大数据发展的主阵地,率先从立法方面保障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健康医疗需求,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加快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

  2017 年8 月,贵阳市人大常委会专题听取开展大数据医疗管理立法前期分析论证有关情况汇报,经过审慎研究,决定抓紧推进该项立法的调研起草工作。10 月17 日,贵阳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13 次主任会议听取市卫计委关于开展大数据医疗管理立法的思考及工作情况汇报,确定将《贵阳市大数据医疗服务与应用条例( 暂定名)》补充列入2017 年立法计划。

  经过大量的立法调研、考察、咨询等工作后,贵阳市卫计委委托贵阳大数据战略实验室、北京大成( 贵阳) 律师事务所、贵州朝华明鑫律师事务所分别起草建议稿,再以3 个文本进行综合叠加修改形成初稿。

  2018 年4 月9 日,市人民政府常务会议通过了关于提请审议《贵阳市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条例( 草案)》的议案。5 月8 日,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进行了初次审议。5 月26 日,在2018 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期间举办行专题论证会,征求来自医疗卫生、大数据和法律领域的国内外权威专家的咨询论证意见,此后根据各方意见进行修改,形成《条例( 草案二审稿)》。

  “贵阳市不等不望,敢闯敢试,在全国率先开展健康医疗大数据地方立法工作,并已经拿出比较成熟的文本草案,值得钦佩和支持。”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专家组组长周恭伟说。

  8 月29 日,贵阳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贵阳市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条例》,并报请省人大常委会批准。9 月20 日,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省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贵阳市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条例》的决议。

  “健康医疗大数据立法作为没有上位法的一次立法,难度很大,但是亮点很多,做了很多有益探索。”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栗峥表示。

  健康医疗数据安全不可忽视

  大数据能够更好缓解人民看病难题问题,提升人民健康水平,然而数据安全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认真审议了《贵阳市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条例》,提出了许多有见解的意见建议。

  大数据应用发展,数据安全的重要性首当其冲。

  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王立建议,《条例》应进一步明晰数据的所有权和使用权;进一步明确数据安全的保障措施,并且要有可操作性;共享数据与隐私数据的界限不明确,不搞清楚,相关权益保障就难以落到实处。

  “发展大数据,保障数据安全很重要。建议要增加责任单位的责任;要对公共数据进行风险评估和安全评估,定期开展安全监测评估。”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选举任免联络委员会委员、贵州民族大学副校长韦维说。

  健康医疗大数据的收集,为谁收集?为什么收集? 收集以后如何使用?是必须回答的问题。

  省人大外事侨务委员会委员袁惠民关心收集医疗数据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收集医疗数据的意义在于“以人为本”,更好服务患者,不能为了收集而收集。大数据发展,隐私保护问题一直是个争议的问题,《条例》的出台是为了患者得到更好的治疗而不是其他的东西。

  “不管会出问题,不用没有意义。”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宏亚表示,医疗数据要管理好,相应的权利必须要有相应的责任,主管部门收集了相应信息,就要负担相应的责任;医疗数据要应用好,一个医院检查了,到另一个医院又要重新检查,这就没有意义。

  “关于医疗大数据的采集,要有严格的程序,不能强制采集公民的信息,这涉及到公民的隐私,对于依法采集的信息,应当明确使用的权限和范围,不能随意使用,要保障数据安全。”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外事侨务委员会委员曾力群说。

  省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黄忠渠说,《条例》范围是一个区域性的,其中数据收集的内容是刚性的,而资本是逐利的,要是数据收集了以后,在数据处理、数据分享、数据安全方面得不到保证,那就是为了收集而收集。《条例》后续实施问题要关注。(人大论坛杂志社记者吕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